一位整形外科医生的独白

医美圈YMQ2018-07-11 14:48:32


2016美国医生职业倦怠调查显示,整形外科医生同去年持平,为45%。对于年轻的医生而言,单纯的“热爱”已经不足以支撑起对职业的热情了。


Aesthetic Surgery Journal 杂志主编,整形外科医生Dr. Foad Nahai 在12月刊的社论(When Love Is Not Enough)中回首了自己还是一名住院医师时“地狱式”的学习生涯,他自言,“再也不想经历这样的过程了”,然而对工作的“热情”还是持续至今,以下内容翻译自社论。



Foad Nahai, MD, FACS

Plastic Surgery


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整形外科住院医师培训在当时的我看来,如同军队的训练一般,有着严格的等级问责制,需要快速清晰的思考能力、奉献和团队协作精神,以及一副强有力的体魄。住院医师在此期间我们被要求“on call”36小时,在整夜未睡也没有洗漱的情况下第二天必须系好领带,穿上白大褂,以饱满的精神进行查房。这种极度疲惫的培训日程,即便多年以后回忆起来,我都不愿再重复,但是,我也决不会因此而放弃成为一名整形外科医生。我希望现在的住院医师们,若干年后回忆起这段培训生活,也能同我有一样的想法。

也许这种想法已经过时了,但我还是认为这些将人“逼到”超越极限的训练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人品,也为日后应对各种极端挑战打下了基础。很多了解我日常工作和生活的朋友会惊讶于我是如何做到每天4:30起床,进行例行的手术治疗,经常性赴国外出差讲课,完成作为Aesthetic Surgery Journal 杂志主编的义务等一系列工作,更别说同时还要陪伴家人。也许这些朋友们认为我“太老了”,不可能完成这些事情,他们没有错,我是老了,但我至今仍然和从前一样精力无限,可能是我比较幸运,很多事情在我看来并非“工作”,不过是我喜欢做的事情。

但是,我发现,在这个时代,仅仅靠一份“喜爱”似乎已经不能够支撑整个职业生涯了?

有研究显示整形外科医生的职业倦怠率近5成,这种倦怠的苗头甚至在住院医师期间就已经出现了。现在第一年住院医师医院轮转培训已经从我们那时的“on call”36小时减少为16小时,高级住院医师的轮班也以24小时为上限,且中途有休息时间,但并没有因此而阻止“倦怠感”的蔓延。工作量的减少并不治本,关键在于学会应对职业中及个人生活中的各种挑战。对实习医生的早期干预非常重要,据研究,倦怠感很可能与时俱增。

我的一位同事近日收到学生的一封邮件,在邮件中,这位一年级医学生询问该如何平衡工作(主要指学习)和生活。我们惊讶于一位未来的医生在如此早期的阶段就存在这样的困惑。对于我们这一代人,回信的内容无非是告诫对方,在医学院,你应该用尽一些精力去学习,抓住一切提升技能的机会,暂时放弃其他无关医学的兴趣,我们当时就是这样走过来的,而且,我认为这样的学习态度普遍令人受益。

但是平衡工作和生活确实并不容易完全做到。就个人而言,我每天进行运动,我也建议每一位医学院的年轻人培养一个体育爱好,另外一点非常重要,如果你有倦怠感了,说出来并向周围的人寻求帮助,不必羞愧。

治疗患者并且热爱自身的专业并不足以成就一名医生,有时候,我们也需要一些帮助来让事业更加圆满。


推荐阅读

Burnout in the Plastic Surgeon: Implications and Interventions

作者:Christina Prendergast, DO; Erika Ketteler, MD, FACS; and

Gregory Evans, MD, FACS

来源:Aesthetic Surgery Journal




更多Aesthetic Surgery Journal 杂志最新文献,请登录ymq.net.cn 或下载医美圈APP 阅读。


公 告

关于“医美圈”标识、网站、APP及社交媒体账号的澄清声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