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叛将】(续集,虚构)

清源阁主2018-10-02 14:45:50

 

引子

 

 

局长,您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兵不厌诈!此项任务目的是:干扰视线,造成对手战略上政策性误判!长期潜伏!不要操之过急,我没要求你立竿见影,成为斯诺登第二!

“明白,我不会急于求成的。”


 

你将瞒着地球上的所有人,全世界的知情者不超过10位。今晚是第31次演练,我们准备了五个月了。从现在开始,所有的将是一次性,不可逆转,崭新的事实。事情,不会如预想那么顺利,对手非常厉害!家里你放心,国家决不会让自己的英雄有后顾之忧!”


局长,我已过了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年龄,这一走也许今生难以再会,我想念你们。”


 

“你是万里挑一啊,我也舍不得。到了仁川,要及时丢掉身上的传感器,终断联系。关键时刻,会有人就近增援你。因为资源稀贵,只能帮你一次!我们这个顶级卧底猫眼儿!绝对不会轻易使用!”

 


“我会调整心态,像一个真正的叛将。下次联系是214情人节?如还在世,会有人从中立国,给咱们在北京国子监78号的安全屋,快递一封参加毕业典礼的邀请函。否则,就是一张科隆教堂的明信片,对吗?”

“是的!”

 



第一章

 

当晚,上官龙,从牡丹江基地直飞北京,回家与夫人告了别,这一走,生死难料。

 

“他爸,我凭女人直觉明白你有任务了。今年儿子要高考,我的主任医师职称也批下来了。祝你平安,我们一家子人永不分离,呜呜呜”


“小静,你别难过,我会非常注意的。除了一个月前,你在家给我做的那个小手术,就是在我右脚拇指内侧植入一个小玩意,让那二个脚趾长在了一起,你对我的工作一无所知。放心,局里会照应你们娘俩的。中国今非昔比。

 

 


2017113日,北京,1930分。

门头沟区,京西妙峰山腹地。


密林深处,一场专业会议正在召开,与会者近700名静静地听着协会主席、原总参谋长弘毅将军讲话。


主席台上方的横幅写着:2017年中国国际关系战略协会工作会议

 



会议开始前,弘将军介绍着前排就座的40位业内精英,他们是:


第一:协会主席团副主席8位。

1,中国宇航奠基人之一,核物理专家丁万恒院士;

2,军委委员兼政策研究室主任赵明上将;

……


第二:协会顾问团常务委员12位。

1,宇宙空间工作室主任,中科院九院院长,首席科学家王永和院士;

2,中科院地球物理所副所长,海洋环流室首席科学家兼深海工作室主任,冯子欣博士;

3,军委委员兼南部战区政委,苏东亮上将;

……


第三:协会八个课题板块负责人20位。

一组:宏观调研成果文件上报汇总组。

组长:军委副秘书长兼政治部办公室第一副主任,刘喜云中将;

副组长:中国驻联合国副代表,外交部国际司司长,周勇教授;

        中国军备问题首席专家,军委联勤作战部首席顾问,姬驹中将。

二组:国际热点板块研究组。

组长,北京大学副校长兼中国国际关系大学党委书记,田思进院士。

副组长,本会三室副主任兼大课题组组长,上官龙教授(少将)

 


这时,大会秘书长给主持人弘毅将军递上一个纸条。

“噢,同志们,会议因故暂停,下边由某委五室韩处长宣布一个消息,您请!”

 

“同志们好,刚才,弘将军提到的上官龙,因涉嫌重大违纪,事实确凿,将接受组织调查。现予以公开逮捕,带走!”

 

 

 

第二章

 

 

2017113日,2040分。

囚车载着上官龙,从北京妙峰山脚下的会场到西南部羁押室。

上官龙计算着时间。进屋,他一言不发,喝了一口白开水,吃了半片降压药,倒头就睡着了,最近太累。


 

2017113日,2112分。

“报告!嫌疑人呼吸急促,心脏骤停!是,马上送医院!”

北京丰台西南方向,举世闻名的丰达医院,急诊室外边,相关人员焦急的等着消息。

“放弃吧,人死了。是猝死,我们用尽了办法。抱歉。”

 


2017113日,2120分。

韩处长,你工作太粗糙!他怎么能随便喝水吃药呢?这是重大责任事故。我马上就到医院!”某委五室主任震惊地冲电话里喊道。

 


2017113日,2248分。

韩处长,我的车已经进了医院大门。什么!?你是说上官龙猝死以后,你们就放松了警戒,在等待家属到来的间隙,他居然起死回生,打晕了当班医生,从医院跑啦?你!你被撤职了!”

 


 

第三章

 


药劲儿刚过,分毫不差。

上官龙打晕了赵大夫,顺手拿起他的羽绒服和钱包,从急诊室窗户跳到二楼外边的花园里。

寒风中,他快速脱去病号服,撤下各种急救管子,戴上口罩,趁着夜色,混进了门诊大厅。在医院门口上了出租,向西站方向驶去。


快到南广场的时候,在一个叫中铁工程大厦的门口,他换乘了出租车。在他等红灯的功夫,上官龙看见,他先前乘坐的那辆出租车被几个人围住,好像在盘查着什么……

上官龙为自己设计的迷惑伎俩,狡猾笑了。

 


2017113日,2251分。

一份由某委签发的5A级通缉令发到省部级,过一刻钟将发至执法部门厅局级,再过一刻钟将发至区县级。

 

出租车向西三环方向,然后顺着三环路往南疾驶,走京开高速,很快就到了大兴地界的南六环外的庞各庄辅路。

这地方很是僻静。车在一个邮局外停下,在信报箱后背,上官龙很容易地就找到了事先隐蔽的手包和车钥匙,给司机结了账。


然后故意问:“去潼关没多远,您不挣这钱,我只好找别人,呵呵。”这是他迷惑追击者的烟幕弹。

“大哥,从这儿到潼关得累死我!”


 

2017113日,2320分。

他往200米以外的居民小区走去,那里停着他事先准备好的汽车,丰田霸道越野车。

他自言自语道。“警方反应很快,所以不能做地铁公交等,大街上的人平均每天会被探头拍照70次,找到自己很容易。原计划在快捷酒店休息,化妆准备,来不及了。警方会迅速查到第二辆出租,来到南六环邮局现场勘查,知晓去潼关,丰田霸道……真要是让首都警方抓住,把我送到局长面前,我非挨打不可。”



2017113日,2308分。

车上,他摸了摸假牙,检查鞋底上的传感器,又看了看去青岛中途加油的汽油桶,然后,把车换上河北的牌照。

拿出手包里的手机,用一个新号,给他在青岛的学生发信息:“龙,安。明10点。白丰田。”


 

2017113日,2315分。

“知晓通缉令!栈桥,左,200米,3人。”

这是他在青岛一所大学做副教授的学生,按约定,在接应。他公开逮捕的消息,一定很快传到外围,估计微信上有人披露此事,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青岛的学生,会明白他的处境。

 

“怎么回事?三人?为什么多了二个人?什么意思?”上官龙一边揣测着学生的短信回复,一边借着后视镜的光亮,把自己伪装IT工程师模样……

 

 


第四章

 

从北京到青岛的高速公路上有不少大货车。

上官龙的车上有警报器,可以让其他车让道,他不想引人注意。收费站、服务区,有一些衣着整齐的人在检查来来往往的的车辆行人。

过了济南,他找了一个服务区,在车上睡了30分钟,毕竟50岁了。

 


2017114日,0710分。

丰田霸道从高速下来,沿着青岛高科园大道,在海尔总部附近停下,他给学生发短信:海青路,娱乐城外停车场。

 


2017114日,08点整。

学生和另外二个中年人,已等在娱乐城停车场,一辆黑色奥迪,在空旷的地方很显眼。


 

“老师好,这二位是我在地方上的哥们儿,仰慕您的大名,也很有门路。这是黑子,这是胖子。”

“到了这里听你们的。对,吃点黑头鱼,喝一杯崂山茶,噢,这车送你了。晚上走,你们带的棉大衣我穿着真暖和,谢谢啦!”

“自由世界欢迎您,将军”黑子胖子异口同声的说。



 

青岛,中山路广场,往东南方向的大麦岛,是繁华市中心与石老人海滨浴场的拐点。这里非常隐蔽,视野开阔。上官龙,在学生安排的私人会所彻底休息了一天,体力精力得到彻底放松。

他知道,今晚海上的行动很不容易。

 

冬天,青岛温度在零度以上,但比较湿润,晚上,海边的风很是凛冽。从青岛到仁川,一般的国际旅游航运的海上时间约18个小时。


 

他选作仁川,这个距离韩国首都首尔约30公里的大城市,是深思熟虑的。

这个地方可以同时刺激美韩日三国。


特别是与首尔附近的龙山美军基地近在咫尺。对于借道仁川、引起美军注意介入十分理想。韩国因部署萨德,遭到中国禁韩令,朴槿惠正倒霉是不敢收留我滴!而日本,没有美国同意,只好干看着。


 

2017114日,23点整。

一艘小快艇轻轻地沿着大麦岛的礁石,朝着会所的地方飘了过来。

上官龙看着艇身,很是满意。

 

这种名叫“地球竞赛”的快艇,最高时速近80公里,建造成本约935万元人民币。曾以6023小时49分完成环球航行,是当今世界上速度最快环保快艇。即使是这样的快艇,考虑到海上的综合复杂因素,估计到达仁川也得明天早上了。


 

他告别了学生黑子,与驾驶员胖子一起登船起航,穿上防寒服,潜水衣,氧气瓶,做了最彻底的防护准备。

小艇像一片叶子一样,悄然无声地消失在海上。

 


在风大浪高的海面上,快艇贴着海面,几乎以漂浮的速度和姿态高速行驶着。那些近海停泊的大小船只、码头灯塔……远远地被抛在远处。

猛烈的西北风,吹起大浪淘天,零下7度,浓浓咸涩味的海水和冰渣,不断涌进小艇,上官龙呕吐不止,大汗淋漓的他几近虚脱。这环境条件,与他在渤海湾的演练要严酷的多。


 

很快,快艇接近12海里,再往前就是公海了。

一艘中国旅海级导弹驱逐舰远远驶来,打着旗语,命令停船。见小艇没停驶的意思,一架海军武直从驱逐舰上起飞,朝这边飞来。


见此,胖子通过耳麦对上官龙说,“将军,前面有接应,我们弃船!” 

上官龙和胖子潜入水下不久,他们头上的快艇,被直升机重机枪打成了筛子,随后是爆炸,毁掉,沉没。


 

2017115日,0612分。北京。

局长2分钟前,上官龙的传感器信号消失。他那个青岛学生一伙人,抓捕吗?好,放长线。”

副局长,各方面对上官龙围堵的成果怎么样?不会大水冲了龙王庙吧?”

 

 

与此同时,世界几大谍报机构首脑陆续收到电报:

“五分钟前,中韩之间,青岛与仁川海域,一艘高速快艇,在12海里附近,被中方舰载武直击毁,艇上人员伤亡不明。”

 

白宫,忙着登台的特朗普,接到秘书手中的文件夹。

“总统阁下您好,七分钟前,中共现任顶级战略情报官,上官龙少将,由青岛渡海叛逃至韩国,被移交至仁川美军基地,收押待审。中央情报局,亚瑟潘,敬上。”

“中共今非昔比,招惹人家干什么啊!先冷却,再说。”

 

 

第五章

 

   201727日,1102分,美驻韩国司令部军部诊疗室。

 

上官龙将军您好,我是驻韩美军司令皮斯沃中将。这是中情局副局长、海军少将甘薯争。这是美军首尔基地的疲劳勾丝少将。我们用中文交流吧。”

 


“中将,我还活着吗?我只记得快艇被武直炸飞了,然后然后好像我潜水了,潜水了,有10分钟,然后就不知道了。”


 

“您是勇敢的人!令人肃然起敬。您和胖子,哦,也就是我们在大陆的特工孔相宜先生,潜水了近一个小时,直至遇到救援的韩国海岸警卫队。确实非常危险,病得很厉害,从115日至今,您昏迷了整整22天,我没有把握让您们起死回生。要不是华盛顿同行上LZ我,一定救活您,我几乎放弃了。”

“哪我们怎么又活过来了呢?”

 


“将军好,我是中情局的甘薯争。不是您们,只有您,只有您还活着。胖子挂了,伤得太重,这也是天意吧,因为您是绝密人物,胖子不应知道太多。我这么说有些不道德,但国家利益面前,他会受到追念抚恤的。”

 


“我到底怎么活过来的?我关心这个,我要活着去实现抱负。”

“说起来不好意思,对于您这种许久在冷水里浸泡的寒冬病人,现代医学真的没有什么立竿见影的办法。还是日本警视厅武田少佐建议,让阿奇惠子等七位女士,作为志愿者,一起给您贴身暖体,我们真的是束手无策的。女士们对您强健的身躯赞口不绝,哈哈”

 


“啊,贴身暖体,七个裸体女人?老天爷,你们这是孽待俘虏。呵呵”


“呵呵,特朗普不建议现在我们过多地接触中共方面,他的原话说:世界上只有二种人,一种是中国人,一种人是其他人。我作为新一任总统,对中国这个高深莫测的国度还没有看懂,中情局不要添麻烦。

 



第六章

 

“将军,我们并没有让七位日籍女人,给上官龙近身暖体啊,这一出为了什么?你们中情局就是花招多。”

“将军,无中生有也是学问。我这么说,是让上官龙从此背上道德包袱,挟制他!让他知道他坏了中共不能近女色的纪律。我们为目的是不择手段的。”

 

“也是,这种用心理压力招待特工的招数,我是不懂,我是正派的军人。三个小时后,上官龙和我乘专机回华盛顿。对于情报,华盛顿嘴上不说,心里急死。”


“可不,咱们的新当家人,就是既想当那什么,又立牌坊的主儿!我们中情局知道他暗地里和希拉里的事儿,哈哈”

“请您别和我说,我不想知道这些,我甚至不认识您这个喜欢搬弄是非的人。上帝啊,您这个中情局的搅屎棍子。”

 

 

华盛顿DC,是美国首都华盛顿的特区,如同北京市搬到了通州,中国首脑部门所在的地方就是首都中的特区,是一个意思。

 


201728日,21点整。

身材矫健的黑鹰专机,载着上官龙、驻韩美军司令皮斯沃中将,中情局副局长海军少将甘薯争等人,到达华盛顿市郊的一个专用机场。


专机在慢慢的滑行中,皮斯沃中将接到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本人的电话:“做好移交,就地审问,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等人,恭候多时。”

 



201728日,华盛顿时间22点整。

在警卫层层把守的中情局一个秘密地点,五座别墅的中间的那栋别墅的三层会议室,上官龙,与诸位美国情报界高级官员的“会谈”,是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

 

 

上官龙将军,您放心,您现在是在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与我和我的朋友们进行坦诚的交谈,事实上,您不远万里,历经波折,不就是想和我们对话吗?我们是诚实的人,您也应该是个君子。兵不厌诈,在这里不好使,我们都很忙,而您也会因此受到意想不到的损失。”


 

“先生好,您就是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煞寡博士?久仰。”


“将军,我们不用客套了,直接进入主题吧。从中共公开逮捕您、下发关于您的通缉令,我的人就在关注您,比如您青岛的学生等人。我不喜欢诈降之类的把戏,也省略了一般性的甄别和考验或试探。所以请美国谍报界精英、包括英国同行,专门请教您关于世界和中共,实在不是没事闲的。让情报说明您是有诚意的吧。问题一,您们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

 

“在回答您所有问题之前,我想声明三点:第一:我是真诚合作的。而您,美国的同行朋友们不要故作聪明,不明白吗?比如,我根本就不曾被七个日籍女人近身暖体!我的右脚趾与临趾的故意粘连,您们不会看不见!之所以到现在也没有提及这个脚趾的问题,是我压根儿就不曾赤身裸体地被你们搜查,更不用说被女人近身!您这么做,是想让我背道德包袱!对于我这个叛将,中共的叛徒已不受纪律约束!当然,这一定不是您的主意,是中情局的职业病吧?我之所以当时不揭穿,就是为了在最高层面前,友好地提示下诸位。双方都不别当小学班主任、儿科大夫、幼儿园阿姨!”


 

“有这个事吗?中情局,请你们解释,副局长你要干什么?回头再说!将军,抱歉,我真不知情!第二个声明是什么?”


“不要对我使用生化刑具、仪器测谎、金钱女色的考验考察,如果我是诈降,会做最充分准备的,谁都知道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包括在虐待人方面。第三,在我们交流中,请称呼中国为他们,而不是我们。我现在已经是美国人了,如果您愿意的话。”


 

“同意,作为成熟的高级情报官,您的要求不过分!请回答我的问题吧。”

 

“好,地球上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民族的生存。这是我的对这个世界理解的逻辑,为了钱而奋斗,这并不耻辱。” 

“我喜欢您的直爽,请继续。请问中国人是怎么看待特朗普总统的?谢谢。”


“我个人觉得,特朗普一定会输的比奥巴马逗比。现在他斗志昂扬,势在必得,如果他继续用商人而不是政治家的眼光和心胸,走四方,在他与中国正式较量之前,也许会旗开得胜!因为,您们从来就没有真正懂得中国意味着什么?”


 

“将军您是想说,中国用筷子吃饭(讲和,往一块加),我们西方用刀叉就餐,这种东西文化差异,在饮食上就有所差别?中国人讲和,西方人将兵戎相见?不对吧,日本也用筷子,不也被你们,哦,是他们提防至今吗?”

 


“美日貌合神离,美国如果有亲兄弟就是自己,如果真有朋友就是英国。而日本,切,你们是看不起的,所有的坏事都是让日本人出头,尽管日本给美国的经济贡献巨大。”


 

“您抢了我的答案,呵呵,美中之间是文明与启蒙的区别,为此而斗!对吧?好了,这些关于主义的研讨让文人或官僚们去闲扯吧?我感兴趣的是您的见面礼。请吧!”


 

“请注意,这是我的假牙!一会儿请安排外科医生把我右脚拇指粘连的地方划开,这二处隐藏着你们也许喜欢的东西。我能保证的是,这些资讯是我的一手资料!其主旨是想告诉诸位:中国不怕打仗,至少是今天2017年的2月初。是的,随时可以启动战争模式,噢,你们自己看吧!”

 



第七章

 

“诸位,这大陆的叛将提供的资讯你们都看了,这整整七个小时的视频和文件说明。经过我们有关部门识别核对,多数是不掌握的,太可怕了!没错,历届总统都是美国利益集团的代言人,打仗就是挣钱,就是生意,不然我们过剩的产能怎么消化呢?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啊,资本会从开战的地方撤出,流到哪里去呢,美国,嘿嘿嘿嘿。当然,英国脱欧了,欧元崩盘就不远了,英国是兄弟。但,您瞧瞧,中国还是昨天的东亚病夫吗?这仗还能打吗?还有必要打吗?为了台湾?南海?钓鱼岛?不值得!”


 

“我们英国同意您的判断,博士先生。不值得!西方世界没必要对中国的一意孤行采取不合时宜的措施,也不会有效果的。中国具备了现实的威慑实力和报复行动能力!”


 

“诸位辛苦下,好好梳理研究研究,我的初步意见是:一,美国对世界的东西南北是不是实施如此战略呢?”

“我们洗耳恭听呢,博士!我们一想尊敬您。”


 

“好,第一,对地球南部,采取压制的办法,这些国家瘦的可以,没什么油水了。第二,以动荡向俄罗斯施压,比如乌克兰的局势要紧张起来,消耗普京,让他的经济雪上加霜。第三,中东,要打,不然国会也不答应,总的有倒霉的吧!第四,欧元经济体要继续釜底抽薪,IS不能撤走,要继续贡献力量。第五,哎,也就是最难的东亚,特别是东北亚了,日本是可以牺牲的,韩国亦如此,台湾更是这样!对,蔡英文不足为虑,就是个棋子,等我们缓过手来,再理论大陆不迟!不打仗,并不等于不参合大陆事务!东北亚一样不能消停!让世界动起来,乱起来,资本才能回流美国,满足我们的幸福生活。比如,金三儿的家务事也该升级了吧?别忘了,他是用发射导弹与特朗普对话的。他有个哥哥吧.....”


 

“博士您的意思,东北亚的战略意义高于欧洲?!高明!中国的一带一路很厉害,大量的资本停留在中国,是因为中国稳定发展的强劲势头,再加上热火朝天的基建,各国见利忘义的投入,弄不好,本该回流到我们美国的资金,却一拐弯儿去了中国,这不是给别人作嫁衣裳吗?对吗?”

 

“国会的代表就是有高度,的确如此。我们对大陆不惜一战平天下的决心和实力是估计不足的,从上官龙的资料看,货真价实,即使是假的,弄成这份资料也不是一日之功啊。因为这个资料可以自圆其说!我看是真的。”

 


“报告,博士,这是密函,刚刚收到的,请您过目。”

 

“噢,诸位,这是我们的内线从那边发过来的情报,大陆已经启动追杀叛将的行动了,时不待我啊!他得死,要消失!”


 

博士,您是说让我们中情局杀了上官龙?”

“我最亲爱的中情局副局长大人,刽子手将军,您没有完整理解我的意思。我说让上官龙死了吗?不错,他的资料很重要,但他脑袋里面的情报更是价值千金啊,活情报啊。以前的叛将如果是一块举世罕见的夜明珠,这上官龙的脑袋就是个故宫博物馆啊!”


 

“博士,我不懂您的意思?到底是死还是不死呢?请明示!”


“副局长阁下,我替博士先生说吧,也许博士要说,找一个与上官龙长相一样的人,可以整容啊,然后把这个假的上官龙故意暴露给外界,给对手,等着让他们灭口,不就踏实了吗!哈哈哈”

 


“主意真妙啊,哈哈,可这个替身是谁呢?您吗?我的苏格兰场大管家先生,哈哈!”

 

“哈哈,大管家不合适,他的大鼻子蓝眼珠需要整容的地方太多了。哦,你们看日本警视厅的武田君怎么样?他和上官龙长相近似,是他一辈子修的福。哈,中情局,这事儿不难吧?好!这事在情人节那天办好,事成之后,您那个故作聪明的女人近身暖体的大事故,我就不追究啦。”

 

 


尾声

 

20172132358分。北京某委办公室。

 

 “局长,情人节马上过去了。我们没有收到上官龙同志的任何咨询,是不是他已经…….

 

“是啊,副局长,我刚得到大洋那边的情报,今天晚十点半,一个华裔模样的壮年男子,在酒店卫生间里,被几个酗酒的黑人棒打致死!从当地电视台传来的视频看,像上官龙的身材体貌啊。哎。”

 

“哎,功亏一篑啊,要说咱们准备的够精准的了,怎么就,美国人厉害,佩服!哦,您也别太着急,您不是做事总有后手的吗?也许情报说的不确切,毕竟是个远处观看的消息,真假不好说。”


“对,你看,还是你冷静,我都忙晕了,如果任务失败我会接受处分,辞去职务,但是国家利益不容侵犯,教训啊…….


 


2017218日,1940分。

周六,北京。

 

“局长,一分钟前,北京市东城区国子监大街78号的安全屋报告,收到署名猫眼儿的一封耶鲁大学毕业典礼的邀请函,来自瑞士枫叶红大街87号。”

 


“啊,怎么说的?快!”

兄,弟因病错过情人节,迟复!盛邀七月莅临毕业典礼,LZ敬上。17/2/2017

 

“局长,成了?成啦,哈哈,这是经过LZ亲自验证后发出的确认函,万无一失。噢,局长,这是LZ是什么人?代表什么意思啊?我做这行一辈子了,从来没有听说过啊。”

 

LZ,就是老赵的汉语拼音的缩写字母啊,你不识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