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非法整容诊所瞄上中国人:姑娘们 拜托你们不要那么心大了好吗

澳洲留学中心2018-10-18 07:26:51


近几年,整容整形风盛行,总有爱美的姑娘们一咬牙一跺脚走入医院,来一场旧貌换新颜的「蜕变之旅」。

 

其中,不乏一味追随网络审美的姑娘,欧式大双、丰满卧蚕、高山根尖鼻头、还有似乎要弹出水来的苹果肌。



以至于网络上经常出现一些诸如「XX与XXX撞脸」的新闻,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孪生姐妹。

 

虽然看客们总有一种「谁?」「这是谁?」「这又是谁」的迷茫感,但并不妨碍部分姑娘们前赴后继地踏入整容大门。



早在2013年,电影制作人安娜·蔡(Anna Choy)就拍过一个名叫《Change my race》的纪录片。

 

我们对韩国整容已经不陌生了,据统计,在韩国每5位女性中就会有一位做过整容整形手术,把亚洲化的面容变得欧美化。


而这种趋势也蔓延到了澳洲。



在纪录片中,整形外科医生Joo Kwon博士说:“有大量的人要求做骨骼整形手术,比如下颌角切除,使得她们看起来像个娃娃,这在韩国也是一种潮流。”

 

做过这个手术的人,可以实现U形脸变成V形脸的愿望。


(如果再有人说自己拔个智齿就瘦了,请你千万别相信她的鬼话)



另外,双眼皮手术也在澳洲越来越流行。

 

纪录片中记录了一位名叫Kathy的越南籍澳大利亚人,在她父母的要求下,她进行了眼皮、鼻子和下巴的整形手术。

 

还有一位美容师Thuy Phan,陪伴她母亲做完了双眼皮手术。

 

她们认为,无论是眼睛、鼻子、下巴还是其他地方,做起来都不算是大手术。

 

她们说:“并不是让自己看起来更西方或更白,我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外表啊,我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好看。”



有不少人会认为,国外的整容整形技术要更先进、效果更好,不惜花重金远赴重洋改造自己;


而那些原本就在国外生活的小伙伴,更是占据了看似「得天独厚」的优势,只能选择在所在国家进行整容。

 

但是你知道吗,在国外整容也一样「危机重重」。



2017年,悉尼华裔女子Jean Huang在自家诊所隆胸时心脏骤停,两天后不幸死亡。除了操刀医生邵洁外,涉嫌无牌上岗的29岁护士傅月琼也被悉尼警方逮捕,被控误杀罪、使用危及他人生命药物及涉嫌阻碍调查等罪名。

 

据悉,傅月琼虽然在医疗诊所担任护士,但并没有任何资质;而主刀医生邵洁同样没有澳洲医疗执照,只持有从中国到澳洲的旅游签证,不具备在澳洲的执业资格。


(照片为Jean Huang)


这个事件引发了澳洲本土对于墨尔本和悉尼华人社区非法美容诊所的广泛讨论。


然而,依然有不少中国人选择从不合格的中国从业者那里做整容整形手术。



澳洲媒体SBS采访了一位美容外科医生,他说:“由于中国人的语言障碍,他们往往会首先选择华人社区中的诊所,即使他们清楚地知道那些诊所不具备从业资质。”

 

因为英语能力差,在国外始终依赖中文,就导致日常生活大部分时间都只能与中国人接触。


像做手术这种事情,也就更依赖于中文交流,而没办法用蹩脚的英语去联系正规的外国医院。


(这样的现实真的让我有点生气)


SBS安排了一名记者到墨尔本南岸区一家位于公寓楼里的美容诊所进行卧底,发现这里的美容师只有会计学位,并没有医学或整容手术方面的资格证书。

 

这家墨尔本诊所的接待员很坦率地告诉记者,他们使用的韩国药品是用手提箱进口到澳大利亚的。

 

你知道吗,这是非法诊所的常见做法。



2018年3月16日,一名持有加拿大护照的中国人被墨尔本机场的边境管制站拦住,进行检查。从他的行李箱里,工作人员发现了大约40支注射器、针头和各种美容用品。

 

对于那些在澳洲的非法诊所来说,手术用品需要由他人走私到澳大利亚,因为只有正规的医务人员才可以在澳大利亚合法购买。



娜娜(化名)是澳洲非法诊所的受害者之一。她经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位整形医生,通过微信,两个人商议好了做双眼皮手术的事情。

 

一开始娜娜是将信将疑的,但是这位医生向她提供了一份资格证明。

 

娜娜心想:朋友总不能骗自己吧,资格证也是亲眼看到的呀。

 

所以娜娜便相信这家诊所在澳洲是合法合规的。



娜娜来到诊所,门口连个接待员都没有,也没有看到医生和护士,更没见到其他来做整形的顾客。

 

似乎这里只有那位医生和娜娜两个人。

 

此时的娜娜怎么会知道,一场漫长的、痛苦的经历正在等待着她。



当医生用手按住自己的眼睑注射麻醉药时,娜娜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

 

手术花费了很长时间,娜娜就一直忍受着强烈的疼痛,娜娜说:“我痛到忍不住大叫,但是除了心里盼着手术快点结束,其他我什么都做不了。”

 

没想到,两周以后,娜娜右眼皮的埋线断掉了,她不得不再回到诊所重新忍受一遍疼痛的过程。



又过了四个月,娜娜发现自己的双眼皮依然不对称,但是给她做手术的医生已经回了中国。

 

没办法,娜娜只好去了一家澳洲本地公认的正规诊所做检查,这里的医生告诉她,她的双眼皮手术是失败的。

 


娜娜没敢向当局举报那家诊所。


一方面,她怕自己会在法律上陷入困境没有优势;


另一方面,她也担心那家诊所及其利益链条上的人会打击报复自己。

 

而有类似娜娜这样经历的人,又怎么会只有一两个呢?



这个时代缺乏独立的思维,也缺乏独立的审美,当下有多少人都在迷信着世俗眼中的审美,并把自己改造成了如流水线生产的样子。

 

或许是社会大环境使然,使得那些对自己容貌不自信的人总觉得别人处处在针对自己,以为换个容貌,就可以一帆风顺再无挫折。

 

其实,这就是玻璃心。



当然,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想和你争论「要不要整容」。身体是你自己的,你有改造它的权利,如何做,都是你的自由。

 

我只是希望,

 

你可以在迈出整容那一步之前,想清楚那是你自己真正想要的样子,还是仅仅为了追逐大众化的审美;

 

我也希望,

 

你可以在打算进行整容的时候,多咨询一些专业人士的意见,一定一定一定寻找正规、靠谱的机构,而不是轻信广告宣传与他人推荐;

 

我更希望,

 

你可以充分认识到自己独一无二的美与魅力,拥有独立的审美观,不被暂时的所谓流行而裹挟,也不会片面地以为换了容貌就是换了世界。



戳关键字获取更多好文:


行李打包留学安全必备品

住宿学院租房省钱面试简历

行业选择墨尔本悉尼西澳 昆州新州

珀斯签证福利 签证申请澳式英语选校

入境须知时间规划怎么学英文 |提高英语 

学医之路房产估价师工程学


点击阅读原文评估选校一分钟

投稿地址:2036124938@qq.com

广告合作:微信:liuxing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