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奇实录】细思极恐,一个堪比'整容液'的恐怖故事!

Laoyandou2019-06-15 02:57:45

出品:老烟斗鬼故事

作者:叶轻驰

一章一个怪诞灵异的故事,带你走进诡异的世界!

精品免费灵异小说《惊奇实录》第八个故事:美丽”的李婶。

正文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为了变美,无数人每天做着不同的努力,尽管更多的是无用功。

其实,在【惊奇实录】档案里头,就有一个有关变美的记录。

至于具体记录人员已经找不到了,全文记录如下

上个月,我在街上碰到了李婶。在老家时,李婶家和我家在同一个村子里,平时也颇有往来。后来我外出求学,接着打工,平时很少回去,连给家里打电话都很少。

曾听母亲说过,李婶的丈夫几年前去世了,然后她就跟着女儿在外生活,具体地点并不知道。老家那里,就只剩下李婶的大儿子一家了。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可看到李婶的第一眼,我几乎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李婶在老家时也是个精明强干的农村妇女,家里家外一把手,平时走路也都是风风火火的。

可这几年没见,李婶完全变了个样,整个人胖了好几圈,脸圆了,身子也圆了,诺大的肚子被紧身衣勒成了好几段,看上去特别滑稽。而且,李婶的头上多了很多白发,精神也颇为萎靡,脸看上去灰暗松垮,完全没有以前的红润光泽。

见到李婶的第一眼,我不太敢确定,后来跟了一会儿,这才肯定就是她。我跑上去,拦住李婶。李婶被吓了一跳,抬头看着我,眼睛里竟满是迷茫!

认不出来?怎么可能!以前在老家时,李婶常开我的玩笑,说你这小子,长得这猴样,化成灰我都会认得你!

工作几年来,我自认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大变化。有时在老家碰到小学同学,大多数也都能一眼认出我,更何况是颇有交往的李婶?我赶紧解释,李婶,是我呀,小郭子!以前住同一个村子的,我妈姓杨,你还常到我家串门呢!

李婶的眉头还是拧着,一点也没有认出我。我又详细地解释了一大串,差点没把祖宗八代的历史也交代清楚,李婶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指着我大叫,哎呀,是你这小子呀!你看看,李婶我真是老糊涂了,竟然连你也认不出来!咱俩几年没见了?有十年了吧!你这小子,没想到也跑这里来了!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李婶!我拉着李婶,到附近的一个餐馆里坐下。我要点菜,李婶却说,别点了,我看你也下班了,干脆跟我回去,我做顿饭给你吃。你那小真妹子最近老是提起你,说好几年没见了。这不正好,说着你呢,就让我碰见你了。

小真是李婶的女儿,也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我笑着打趣,还说我呢,刚才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你面前,你都还认不出来!

哪知,李婶叹了口气,接着告诉我,你不知道呀,我最近老觉得脑子不好使,总是往东往西的。前阵子去医院检查,说是得了老人痴呆症。我那时只觉得记忆力差,也不以为意,哪知这些天来,痴呆症越来越严重,过去很多事都记不清,而且经常事情做到一半,突然忘了接下去要做什么了。哎,岁月不饶人呀,想不认老都不行了。这不,我刚才和你一聊,就把自己出来的目的给忘了。幸好,我知道自己的毛病,每次出门前,都把要做的事情写在纸上,免得自己忘了。

我帮李婶拿出口袋里的纸条,上面写着一些蔬菜的名字。李婶猛地拍了下大腿,接着说,哎呀,我想起来了,我是出来买菜的。小真快回来了,我要做菜给她吃。走,我们一起去买,待会跟我一起回去。

我扶着李婶,走出餐馆大门。看着李婶略驼的背,我不禁一阵心酸。原先那个高高瘦瘦、腰板挺直、说话永远都是大嗓门的李婶,就在岁月中渐渐磨去了青春。

买好了菜,我跟着李婶回去。她和小真住的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李婶自豪地告诉我,小真大学毕业后,因为学的是外语,在一家外企上班,工资很高。李婶的老伴去世后,便过来跟着女儿。虽然女儿孝顺,但李婶是个闲不住的人,硬是找了份工作。只是最近,身体不如从前,才将工作辞掉。这房子,就是小真买下来的。

可我和李婶饭菜做好后,小真却迟迟未归。李婶打她的手机,语音提示却是停机。等了好一会儿,李婶无奈地说,算了,这丫头八成是要加班。以前她加班都会打电话回家的,也不知道是她忘了打,还是我老糊涂忘了。

吃完了饭,我和李婶又聊了很久。我看天色晚了,便想起身告辞。李婶却拉着我说,十几年才见一次面,不准你这么早走!小真要知道了,肯定得埋怨我了。你今晚就住这里吧,我这里有三个房间,我和小真各住一间,另一间是为我儿子准备的。他有时来这里,但平常房间都空着,你就住他那间。明天是周末,你和小真都不用上班,我们三人好好出去玩一玩。

李婶盛意拳拳,怎么都不肯放我走。我想了想,也确实很久没见小真了,于是便答应了。等了一会儿,小真还没回来,我和李婶都有些困了,便各自回房间,梳洗完毕后,上床睡觉。

隔天早上起床,整个脑子迷迷糊糊的。走出房间,李婶正在准备早餐。一见到我,李婶就说,小真这丫头,真是工作狂,竟然一整晚都没回来!

我安慰李婶,说外企工作压力大,这也是经常有的事。说完,我看到桌上有个黑色塑料袋,里面好像装了什么。我探头想看看,李婶却一把抓起袋子,对我说,这是小真带回来的东西,袋口打了两个结,我也就没拆开来看,也不知道是什么,搞得这么神秘!

李婶将袋子拿进房间。走出来时,李婶皱着眉头说,奇怪,我一看到这个袋子,老是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是又想不起来。

想了想,她又拍了拍脑袋,自嘲地说,算了,看来真的是记忆衰退了。

刚吃完早餐,家里的电话就响了。李婶接起电话,说了一番,挂掉电话后,转头对我说,是小真打来的,她加班完了,现在正要回来。听说你也在,她要我别放你走,等一下她回来,我们就一起出去逛逛。

我和小真几年前离开家,一起到这个城市工作,由于工作忙,也不知道对方在同一个城市里,因为从未见面。想起来,我倒是很怀念这个小时候的玩伴呢!

没多久,门铃响了。一开门,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真的是小真吗,怎么瘦成这样?”

小真以前是有名的肥妹,走起路来浑身上下的肥肉一颤一颤的,让人不由得替她辛苦。可是现在的小真,细腰瘦臀,两条腿加起来还没有以前的一根粗,看得我是既羡慕又嫉妒。

我绕着小真直转圈,她笑嘻嘻地说:“怎么样,你看我现在够苗条吧,!哼,我现在一看见那些那些脂肪过多的女人,就会狠狠地往地上吐口水!”

小真一副翻身作主的德性让我感慨万分,以前别人一叫她肥妹,小真的眼眶立马就红了,谁知道媳妇也会有熬成婆的一天。接着,小真神秘兮兮地说:“看你的样子,呵呵,有点营养过剩哦!如果你想跟我一样的话,就到这个地方来!”

说完,小真递给我一个地址。我接过一看,是一家美容瘦身中心的名片,店名叫“真美丽”。我不禁“扑哧”一笑,对小真说,这店名可真够土的,你怎么说也是个时尚人士,怎么会去这种半调子的美容中心?

不知是在哪个电影上看到的,说叫什么“甄英俊”或“郝美丽”之流的,不是恐龙就是青蛙。我以前也不信,直到前阵子公司来了位新同事,我才认为这句话简直是经典名言。那位同事留着一头及腰长发,经理介绍她的时候,她竟然背对着我们走进办公室。看着那头瀑布般的长发,每位男同事心里都痒痒的。果然,女同事用一口嗲得让人骨头发软的声音自我介绍:人家叫郝美丽,美丽的美,美丽的丽,家在江南水乡,是全中国美女最多的地方。

可那个郝美丽一转头,把男同事都吓晕了一大片。脸上坑坑洼洼,活似车祸现场一般,而且长了一张大饼脸,在上面都可以打一桌麻将了。偏偏丑人多作怪,妆画得奇浓,都可以直接去拍鬼片了。见到她的男同事心有余悸,据说这事的直接后果是导致了好几位男同事在之后的几个月里,一和女朋友亲热,脑子里就会浮现郝美丽那张恐怖的脸,当场不举,连“威尔刚”也束手无策。

我正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小真敲了我一下,娇嗔着说,你说什么呀,这家瘦身中心可有名着呢,去里面的都是些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这样吧,我正好想动员我妈去减肥,医生说她血糖血脂都过高,要控制体重。我们待会一起去看看吧,我看你也顺便报名得了。

小真给我的地址就在不远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便答应了。等小真吃了饭,又洗了个澡,我便和她们一起去瘦身中心。

到了名片上的地址,我一看,顿时有些失望。那是一个用砖头搭建的临时简易房,四周都是一些违章搭建的危房。我暗想着,这美容院肯定是什么半路出家的野狐禅,看着鬼样子,真对得起“真美丽”这个名字。

站在门口,李婶眉头紧锁,仿佛在想着什么。我便问李婶,是不是觉得这美容院有问题?

李婶摇了摇头,若有所思地说,这倒不是!只是我一站在这里,早上那种仿佛失忆的感觉又回来了。我觉得这房子很熟悉,但仔细一想,又不可能来过。

小真于是安慰她,不用想了,你怎么可能来过这里?这里都是贫民住的地方,说不定你以前打工时住过类似的地方,只不过你现在记忆力有些问题,所以才会觉得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来。医生说,常锻炼对你的痴呆症也有好处的,待会我帮你报个名。

“小真,你来了!”美容中心里走出一位接待人员,一见小真,顿时笑容满面,可见小真是这里的常客了。接待人员接着告诉她:“你来得正好,我们中午有个活动!”

小真往里走,我悄悄在她耳边说:“小真,这是私人开的无牌黑店吧?”

“哎呀,管他呢,不时有个伟人说过吗,不管黑店白店,能瘦身的就是好店!”小真一脸的不在乎。

也是,我看了看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看来实践才是唯一的标准!

走进去后,我发现这家瘦身中心实在小得可怜,有两层楼,每层楼两个大房间,一个大厅。一楼的房间和厅里摆满了瘦身器材,二楼好像是宿舍的样子。里面正在举行什么活动,一大堆人挤在厅里。小真和我刚走进去,一个黄头发的女人就走了过来,指着我和李婶说:“小真,他们是谁呀,我们这里不能带外人来的!”

“经理,这是我妈,她也很想瘦身,所以特地来参观一下!”小真说完,又指着我说:“这是我表哥,他也想报名,我就带他来参观。”

黄发女盯了我好大一会儿,才转身离去。我总觉得那个女人的眼神就像只母狼一样,散发着绿莹莹的寒光,叫人直打寒颤。

我咬着小真的耳朵说:“我看你还是换个地方好,这里不大对劲。你看那个什么经理的,土得掉渣,还美容瘦身呢,典型的反面教材!”

小真正要答话,厅里突然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黄发女在台上讲话:“各位好,今天开这个会,主要是为了总结你们过去三个月的瘦身成绩。三个月前大家刚来的时候,我们订了一个美丽计划,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成效有目共睹,不用多久就可以大功告成了。现在我要提醒大家,我们的口号是——”

“扶着墙进,扶着墙出!”台下的女孩们异口同声地喊。

我们这些人进来的时候胖得连路都走不动了,所以叫扶着墙进;出去的时候,要瘦得没力气走路,所以叫扶着墙出,小真附在我耳边解释。

原来是这玩意儿,搞得跟日本妹妹一样,动不动就喊口号加油,我不屑地撇了撇嘴!接下来是自由时间,大家可以吃东西,或者彼此交流心得。我拿着盘子巡了一圈,最后只能两手空空地回来,所谓的自助餐都是些西红柿黄瓜之类的生菜,饮料则是白开水。

“你们三餐都吃这些东西吗?”我问。

小真正拿着根黄瓜,一口一口细咬:“当然啦,我们三餐都是水果加生菜,还不能放油,不然会发胖。”

我满腔的羡慕之情顿时化为乌有,如果要这样才能当瘦身的话,那我宁愿胖死算了,起码还能做个饱死鬼。

就在这时,黄发女走了过来,满脸激扬地对我说:“怎么样,要入会吗?”

看我一脸犹豫,黄发女伸出兰花指对着我浑身乱戳:“哎呀呀,你看看你,腮上有垂肉,肚凸臀圆,可以说,男人的不幸你全有了,好处却没一样!”然后又拍着胸脯保证:“不过,你最幸运的就是碰上了我,只要参加我们的美丽计划,两个月后,瘦得连你妈都不认得你了!”

搞得跟大街上卖狗头膏药的一样!中心里也有好几个男人,不过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岁数一大把了还学着年轻人穿紧身裤,一跳起有氧操,光秃秃的头上仅剩的几根毛发便迎风而立,可笑又滑稽!我这才知道,男人扮起嫩来,比女人装清纯还恶心。

那几个男人雌性十足,摆明了是老母货,要我加入他们,这简直是将有点姿色的我送入虎口。我自然不甘心沦落到这种地步,于是婉言拒绝了,黄发女的脸上顿时罩上了一层寒霜,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悻悻离去。

小真不由分说,替李婶办了入会手续,还缴了一个疗程的费用。李婶本来不愿意,不过她的确急需减肥,而且有女儿陪着,应该也不会有问题,于是便答应了。黄发女递给李婶一个黑色塑料袋:“这里是我们的宣传资料,你带回去看看!”

说完,黄发女又像只母狼盯着猎物一样,死死地瞪着我,我觉得气氛有点诡异,不由得害怕起来。

我们又坐了好一会儿,小真看我兴趣不高,便说:“现在也没正式开始疗程,我们不用呆在这里的。这样吧,我知道附近有家饭店不错,我们去那儿吃午餐吧。”

吃完了饭,小真拿出一张卡,对李婶说:“妈,你拿这张卡去刷卡结账吧!”

我当然抢着付账。可我一般不用钱包的,牛仔裤太紧身,几次都没将裤兜里的钱掏出去。小真挡着我的手,说以后还有机会,这顿就让我请吧,我们又不是外人,这么客气干什么!

李婶回来后,我们便离开饭店。走出大门时,两位服务员帮忙拉开大门,齐声说道:欢迎二位再次光临!

我一听,顿觉不对劲。明明三个人,怎么变成二位了?就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老总打来的,说公司临时有事,让我回去干活。

我无奈地和李婶母女俩道别,约好改天再聚。接着,我便一个人到公交站坐车。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公车到来。我觉得无聊,见到路边有间报亭,便买了份当天的晚报。

老板一边找我钱,一边指着旁边的旧报刊说,要不要看看旧书刊,五折!

我见车还没来,反正也没事,便随手翻了翻旧书刊。突然,一张报纸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一个月前的晚报,当天的头版头条便是本市的一处违章建筑里,好几名女子食物中毒,送医后,好几位因为病情过重,救治无效,随即身亡。

我觉得报纸所登的建筑照片有点熟悉,仔细一看,不就是今天刚去过的“真美丽”美容中心吗?我心里一惊,仔细看了下内容,心脏更是差点跳出来。新闻说,瘦身中心的成员因为偏信秘方,长期服食一种有毒的减肥药物,结果在一次聚会中,好几人毒发。送医后,几名女子因服食的量最大,不治身亡。其中,身亡的女子的照片就登在一边,里面赫然有黄发女和小真!

我差点惊呼出声,那几张亡者的照片,全是我今天在真美丽中心见到的会员。我赶紧问书摊老板:“这新闻是真的吗?”

老板说,头版头条还能是假的?这新闻当时很轰动,你竟然不知道?

想一想,一个月前,我恰逢出差,难怪都完全没印象。这么说来,我今天见到的那几名瘦身会员都不是人?

我赶紧拿了报纸,拦了辆出租车,朝美容中心赶去。,可是到那里后,触目所及的尽是平地,空荡荡的连个房子也没有,地址没错呀!

就在这时,身边走过两个老头,正谈论着什么,只听到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你看看这里,原来有很多房子的,一个月前,发生了中毒事件后,政府将这一带的违规建筑都拆除了,听说要建新房子了......”

不会吧,我早上还看见那些房子呢!我想起饭店服务员所说的“二位”,心里顿时明白了,原来小真她们一个月前就因中毒而死了!可怜那些女孩们死了都还不觉悟,仍然继续在做她们的骨感梦!

我想到李婶如果知道真相,不知道会怎么伤心呢!于是又让出租车将我载到李婶家。

我按了好一会儿的门铃,李婶才来开门。李婶睡眼惺忪,看来是刚睡醒。我赶紧问,小真呢?

没想到,李婶竟然问我,你哪位?

我顿时呆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想起李婶有老人痴呆症,可能睡了一觉,就把今天的事忘了!我赶紧解释,李婶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说,哎呀,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小郭呀!我竟然没认出你!哎呀,我的痴呆症是越来越严重了。对了,小真最近老是提到你呢。你别走,我去买菜,等小真回来后,我们一起吃晚饭。

刚才不是三个人才一起吃过晚饭吗?这下,我更加确定李婶的老人痴呆症愈发严重了。可不管我怎么解释,李婶就是不听,拉着我到市场,一起买菜。

买菜回来,李婶做好饭菜后,电话响了。李婶接电话。我赶紧竖起耳朵,竟听到电话里传来小真的声音!挂了电话后,李婶对我说,小真这丫头,今晚要加班,赶不回来了!难得在这里见到你,她让我一定要把你留住。你先在这里住一晚,睡我儿子的房间,明天我们一起聚聚。

我觉得这一切似曾相识。仔细一回想,天啊,不就和昨天下午发生的事如出一辙吗?难道,李婶和小真这几天都在重复着同样的事?

留李婶这么一个老人痴呆症的患者一个人在房子里,我实在不放心,而且我也决心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便答应李婶,在这里住一晚。

当晚,风平浪静,并没有奇怪的事发生。

隔天一早,我被电话铃声吵醒,是厅里的电话响起来了。李婶接完电话,对我喊道:小郭呀,小真让你别出去,她等一下就回来了!

天啊,事情果然在重复不断地发生。瘦身,竟成了李婶和小真永远的噩梦!这些日子里,她们每天重复上演着同样的人生,毫无意义地日复一日。可怜的小真,到死都不觉悟,仍在做着骨感美的噩梦!

我赶紧打了报警电话,说李婶老人痴呆症严重,无法独自生活,让警察帮忙将人送回老家。过了一会儿,门铃响了,我从门缝里往外看,得知是警察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之后,李婶的儿子将房子卖掉,一家人回到老家生活。我曾接到母亲的电话,说李婶虽然有老人痴呆,不过儿子媳妇孝顺,总算能安度晚年。

档案到此结束!

看完这个档案,你有什么感想呢?

END

点下方【阅读原文】看往期精彩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