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仁心 | 刘剑毅:治病救心的整形美容医生

健康人报2019-12-05 15:42:23

指导专家:刘剑毅


重医附二院整形美容外科主任、副主任医师、博士,临床工作近20年,能够熟练完成各级整形美容手术。


门诊时间:周一至周五上午8:00-11:30,下午14:00-16:30



作为一名整形美容科专家,42岁的刘剑毅有着一双格外“挑剔”的眼睛。在他眼里,哪个女性什么地方有哪些缺陷,他会在第一时间作出判断。在人们的传统观念里,医生就应该治病救人,但整形美容医生只会整形、美容。


对此,刘剑毅认为,身穿白大褂的整形美容科医生,既可救死扶伤,也可锦上添花,看着患者在自己手中变得更美、更自信,对医生来说,是极大的鼓励。



记者:刘主任,你好,刚才看见有位中年女性和年轻女性在找你,她们是你的患者吗?


刘剑毅:他们是一对母女。女儿上周二在我这做了割双眼皮、祛眼袋手术,这次是来拆线的。



记者:母女一起来做手术,看来这位母亲很支持女儿做整形美容手术?


刘剑毅:嗯,这位女孩今年25岁,因职业原因经常熬夜,所以眼袋有点严重。她妈妈非常支持她做割双眼皮、祛眼袋手术。来我这之前,母女俩还到其他整形美容医院、机构去做了咨询。




记者:他们最终选择附二院是出于哪方面考虑?


刘剑毅:像他们这样“货比三家”的“求美者”,在比较、选择整形美容地方时,大多看重的不是价格,而是医生的资质、美学修养等等。整形美容手术的危险系数和难度可分为四级,一级是双眼皮、祛眼袋类手术;二级是隆胸、抽脂类手术;三级是面部除皱术,即人们常说的“拉皮”类手术;四级是下颌角、颧骨缩小术类等。因此,为了保障求美者的安全和满意度,是什么手术资质的医生,就只能开展什么级别的手术。



记者:你是“将军级教授”李世荣的学生,你认为李教授对你影响最大的是什么?


刘剑毅:呵呵,是的。我1998年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第三军医大学西南医院整形美容外科工作,一直到2015年底,我才转到重医附二院。在读研究生期间,我的导师是大名鼎鼎的第三军医大学整形美容专业的李世荣教授。


整形美容虽然是医学美容,但不同于普通医学。医学是用来治病救人的,常常是“雪中送炭”,而整形美容大多面对的是健康的“求美者”,他们是在健康的基础上追求美,是“锦上添花”,整形美容医生除了具备相应的医学资质外,还必须具备专业的美学修养。


另外,整形美容科的大夫不仅仅要做好外科大夫,还要做好心理医生,整容只能使外貌得到部分改变,但绝不是扫除人生障碍的法宝。抱着一些不切实际想法来求助的患者,往往都很难达到预期,这就需要医生及时疏导。


以上这些素质,都是一位整形美容医生应该具备的,不仅在技术上要过硬,在美学修养以及与患者沟通方面也要有一定的造诣。




记者:像你这样的专业整形美容外科医生,有近20年的主刀经历,是不是也有很多“粉丝”?


刘剑毅:粉丝还是很多的,有不少知道我换工作单位后,追我到附二院做手术。对于他们的厚爱,我确实不敢让他们失望。


比如去年夏天在我这做了神经阻滞瘦小腿手术的小丽,就是其中的一例。16岁的小丽在6年前就发现左侧小腿较右侧更为粗大,怕同学笑话,一直不愿穿露小腿的裙子。他们之前也找整形美容科医生看过,有医生建议做神经阻滞瘦小腿手术。但因重庆地区能开展此手术的医生凤毛麟角,便推荐找我。


我一测量发现,她左侧小腿最大周径37cm,右侧小腿最大周径33.5cm,双侧小腿皮下脂肪指捏厚度均为1cm。每个人其实左右侧肢体都存在发育差异,但像小丽这样又如此大的差异较为罕见。因她小腿皮下脂肪较薄,不能通过吸脂手术改善差异,神经阻滞手术治疗是唯一有效且疗效持续稳固的方法。切口不到2cm,手术40分钟,出血不到5ml,手术很顺利,效果也很明显。



记者:第一次听说还有瘦小腿的手术,这颠覆了人们对于整形美容科医生,只会做双眼皮、打玻尿酸、隆胸等美容手术的理念?


刘剑毅:整形美容科医生不是单纯的美容外科医生,还是整形外科医生。比如,除了会做重睑、祛眼袋、综合隆鼻、隆乳、吸脂等美容外科手术,还会做组织移植修复手术、疤痕修复、肢体残缺等整形外科手术。




记者:据了解,你在复杂瘢痕畸形的诊治方面很有造诣,是不是有不少患者从外地慕名而来?


刘剑毅:过奖了。去年7月左右,我先后收治了两个8岁的同龄小男孩和小女孩。他们来自河南和四川,都是1岁时不小心被烫伤,都面临着共同疾病—烫伤后瘢痕挛缩畸形。因畸形一直困扰着他们长达7年,对身体成长和心理发育都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取皮技术非常关键,直接决定最后效果,如经验不足或操作不慎就容易出现“断皮”、“皮片厚薄不均”、“供皮区创面深浅不一”等问题。当然在手术中,这些问题都得到了很好的解决。手术很成功,这两家人给我送了锦旗,不过对我来说,为患者解除烦恼,是一名医生的本份。




记者:是不是每次看到求美者漂漂亮亮的出院或康复了,就很有成就感?


刘剑毅:每次看到求美者在我的“手术刀下”,变得更加美丽、自信时,我特别高兴。同时,对于那些有肢体残缺或有疤痕等功能障碍的患者,经过我的诊治,可以让他们的缺陷消除或者不再那么明显,从而给整个人生观带来改变时,我就觉得很有成就感,自己是在治病救人、治病救心。




2017健康人报

全年订阅仅需150元

戳原文,订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