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医生济南走穴记,12小时为6女性整形美容

济南草根新闻2018-06-12 14:42:44


如何关注:点击标题下面的“济南草根新闻 或者搜索微信号jinancaogenxinwen

北京时间11月2日11时许,原本应该参加一个“很重要的研讨会”的金院长,带着一个旅行箱和一个提包,走出位于韩国首尔江南区的整形美容医院,飞往济南做他人生里第一次的海外出诊。

从济南遥墙机场走出来的他,看着这个“有点凉,感觉和首尔有点像”的陌生城市,觉得有点紧张。

几年前开始,大批的中国人开始涌进金院长所在的韩国首尔江南区,几乎每家整形美容医院都开始雇佣中文翻译,宣传网站上也开设了中文网页。

江南区,这个以出产“江南STYLE”神曲的地方,既是“整容工厂”,也成了“名医制造中心”,从这里诞生了一批批“大师”、“第一人”、“XX鼻祖”……他们顶着这些响亮的光环,开始主动出击,每月或每周都会来到中国“这个还没开发的市场”淘金。金院长也成为这支淘金队伍中的一员。

接机:“王牌”整形医生 空降济南

邀请金院长的是济南一家美容院的经营者妮可(化名)。有着10年旅韩经历的她,回国后,从倒腾韩国化妆品做代购起步,也做过韩国购物旅游,最终选择了投身美容业。

每次去韩国,她都会去金院长的医院“捯饬”下,然后在朋友圈里贴出照片,不仅引来无数人的“羡慕嫉妒恨”,也勾起了许多爱美之人蠢蠢欲动的心。

“十几年前的姑娘割个双眼皮都是一件要遮遮掩掩的大事。时至今日,双眼皮都不能再称为‘手术’。人们对美的理解和接纳能力都在改变。”妮可看准这个商机后,2011年左右,她带着3名顾客到韩国去整形,成为济南最早的一批“淘金者”。

也就3年的时间,韩国整形就这么火了,做这行的人和想整容的人都在激增。竞争激烈了,各大医院都竞相抬价,中国顾客也开始变得聪明,学会提前“做功课”,比价格,比效果。

利润空间不断受挤压,妮可立刻结束这份“费力不挣钱”的业务,转变了经营模式,自己开起了美容院,谋划着把韩国的专家请到济南,而金院长就是其中一张“王牌”。

在妮可的眼里,济南的一些整形美容医院都打出了韩国专家的招牌,但“那都是为了撑门面的,也就二三流的(专家)”。对今天能邀请到金院长,妮可有些得意,金院长在韩国就很有名,一开始根本就不想出诊,她劝说了很久才终于成行。

13时许,身高180cm左右,穿着黑色夹克,面相和善的金院长出现在妮可的面前。在坐车回市里的路上,金院长和妮可简单确认预约客人数和项目等细节后,就一直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街景,感叹中国巨大的变化。

早在十几年前,金院长曾经想和国内机构合作来中国出诊,但当时无论是条件还是人的观念都不成熟,项目因此作罢。但近几年,到韩国整形的中国人越来越多,觉得“已经是时候了”的他,接受了妮可的“橄榄枝”,他更想“看看中国消费者到底需求什么”。


坐诊:惊叹中国爱美者太大胆了

40分钟后,妮可带着金院长来到济南东部一家高档小区内的美容院。这是个上下两层的LOFT公寓,二层摆着2张美容床和几台美容机器,楼下客厅的电视一直循环播放着韩国一部名叫“let美人”的整容节目,四五名等待的咨询者和2名工作人员围坐在沙发上,聊着天儿,还时不时对电视里参与者的改变发出惊叹,同时讨论着应该做些什么项目。

金院长走进来的时候,看了下等待的人,发现她们多多少少都有些美容痕迹。心里便有了底儿。但即使如此,接下来的坐诊也让他备感吃惊。

40岁出头的中年企业家侯女士,此次想做去除眼袋的手术。她曾在一家美容院做过一次眼部美容,被注射了一种不知名的物质。这一点被金院长发现了。金院长建议她应在搞清楚是什么物质之后,再考虑去除眼袋及眼部美容的事情。

顿感不安的侯女士连忙联系过去的那家美容院,但几通电话下来,当时的工作人员已经离职,注射的产品也彻底成谜。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也敢注射,真是大胆呢!”金院长不禁嘀咕了一句。

而更令金院长吃惊的是一位叫梁姐的经历。这位为追求小巧脸型的40岁女士,曾在一家大型整容美容医院里花了40万元美容。

“40万人民币?6000多万韩元啊!”在金院长看来,“根本不值那个钱”。所用的材料因为溶解速度快、提升效果差已经被淘汰了很久。“那个价格,在韩国可以做最顶级的全脸整形了。”美容机构的不负责任和高额费用,让金院长感到不可思议。

此次梁姐对“小脸儿”的追求依然未改,在她一再要求下,金院长建议她做DNA真皮再生术和瘦脸针两项。在等待梁姐麻醉起效的过程中,金院长又接待了3名咨询者,“每个人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很有特点。”他一一定好项目,准备施术。


施术:追求“小脸儿”的女子伸出了大拇指

16时许,坐诊了5名咨询者之后,金院长开始为梁姐施术。

他整理好药剂,调整了下灯光,然后用手指按按梁姐的脸,问有什么感觉。

“木木的,没什么感觉。”

“OK,麻醉起效果了,可以开始了。”

金院长揭开梁姐额头的保鲜膜,在两侧眉毛上方各打了几针麻醉剂;随后又揭开左侧脸颊的保鲜膜,用化妆棉擦去残余的麻醉面霜,左手在脸颊一挤,右手拿针头迅速在凸起的部位扎下去,松开手后,血立刻就流了出来,迅速擦去。随后他以相同的手法又在针孔的附近扎了两针。

止血后,金院长把一根约5厘米长的针头按在一只1毫升的针管上,插进了方才“打好”的针孔里,然后从各个方向“戳”了几下后,开始按一个一个位置,有规律地把药推进皮下。带血的针头在他的手下,熟练地在皮肤上进进出出,就像一位老练的工匠在缝制一件皮质工艺品。

项目进行一半后,他让梁姐坐起来拿着镜子看效果,旁边在等待施术的咨询者也马上围了过来,“啧啧,果然不一样”。与此同时,金院长安排工作人员为另外一位顾客涂抹麻醉膏,并示意梁姐躺下继续。

又过了30分钟,整个项目结束。梁姐很满意地向金院长伸出大拇指,金院长笑笑,低头准备下一个项目……

天色黑了下来,而手术仍一个接着一个,时针慢慢指向了11月3日的凌晨1时。

至此,6个人的美容整形术已全部完成。身形高大的金院长也有些直不起腰来,脸色发黑,一身的疲惫。

在整理完设备之后,金院长又掏出两大包药,叮嘱妮可,如果有人术后感到不适,分情况给她们药吃就行,并用笔在纸袋上标明服用情况、用量及注意事项等。“其实,今天做的这些项目,在韩国已经很成熟了,几乎没有出现过副作用。但还是不能掉以轻心。”金院长说。

结束了工作的金院长心情貌似不错,看来这趟济南之行并没有让他失望。在妮可的陪伴下,他来到山大路上的一家韩国餐厅就餐,还特意点了一瓶青岛啤酒,这是他在韩国最想喝的中国饮品。

凌晨2点半左右,金院长入住一家商务酒店休息。而四个小时后,他将赶往济南机场乘机回国。

那天是星期一,等待他的,是韩国医院里的正常手术。

(作者:王依然 舜网-济南日报)


如果您想每天收到有关济南的城市信息,请点击文章顶部箭头指向的蓝字“济南草根新闻”免费添加关注。

……………………………………………………………………

济南草根新闻微信公共平台是济南地区最具影响力的微信自媒体,所有内容来源于新浪微博@济南草根新闻 、热心网友及相关媒体,为济南本地网友提供最新最全的本地资讯及生活信息,是您随时随地了解济南的最佳途径。

推广合作请联系 个人微信:jnbei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