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亚洲人爱整容?丨壹读百科

壹读2019-12-21 11:58:20

图片来自网络

壹读微信号:yiduiread


亚洲人是出了名的爱整容,整出来的几乎是千篇一律的样子:挺鼻梁、大眼睛、V型脸……


屏幕前单眼皮的各位不要不承认曾经有过哪怕是一瞬间的冲动想去割双眼皮。今天,壹读君(yiduiread)就来聊聊亚洲人为什么爱整容?


值班壹读君︱张小羁


说句不好听的,你要的美应该是“平均”

你可能要说这是个看脸的时代嘛,脸好的人生活爱情事业都会更顺利。是的。那什么决定了一张好脸的标准呢?


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发展心理学教授Judith H. Langlois 1991年曾以2-3 岁和6-8个月大的孩童做实验,在他们眼前分别摆放由成年人评判为美和丑的两张面部照片,研究发现,婴儿对被成人评判为美的照片凝视的时间较长。这个研究说明了人类对面孔美丑的判别或许是一种先天机制。后来的一些研究表明,人们对面孔的审美有着较高的一致性,即便是不同种族和文化背景的个体,对于面孔吸引力的评判,也存在跨文化共性。




既然有了一致的标准,方法论就好办了,按着标准来整呗。那按照这个标准量化以后整出来的是什么模样呢?


科学家发现,平均脸是人类寻求审美范型的一种方式——1990年,美国德州大学的研究者通过计算机技术来得到合成脸,并提出了“平均脸假说”。这个假说认为,合成有各种外貌差异的脸以后得出的“平均脸”要比人原来的脸更具有吸引力。其他科学团队的实验也得出类似结论——大部分人认为靠近平均脸会使人脸更美。


你可能一点儿也没察觉出平时惊呼“好美”的一张张脸很有可能是平均脸,充其量也是本身就有吸引力的平均脸,而不是你描述的“惊为天人”。


我们每个人从一生下来就天天都要看到各种各样不同的脸庞,大脑是不可能笨笨地每张脸每个部分都踏踏实实整合到一起再一个个比对哪个最美。暴露在如此多人脸之中,大脑通常是三下五除二把各种人脸信息进行计算,最后“Duang”一下算出一张平均化的脸,然后告诉你,表纠结了,这就是你值得拥有的最美。


韩国仁济大学整形外科教授李承哲在2010于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学会(ISAPS)下属刊物《美容整形外科》中发表一篇论文,发布了使用全球多名最漂亮女艺人的照片合成的五张平均脸。(其中包括黑人13名、白人16名、中国人20名、日本人14名,韩国人19名。)


李承哲认为,最具吸引力的脸应该是本身就有足够吸引力的平均脸,而不是大众平均脸。也就是说,美美的脸可能真的都是平均脸,但平均脸呢,就不一定都是美的,想美还是要整的。



长得有点像?你看,就算是跨越种族,人们的审美还真的有共性。


是不是觉得现在的整容范式也都是在往这几张平均脸上靠呢?所以,整容的人天天有,连他们自己也没察觉到,整容是在磨平自身的特点,以期变成一张能获得一致好评的“平均脸”。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人抱怨为啥美女都长(zheng)成一个样,越看越觉得无感。


美国医生一刀划开了韩国人最爱的双眼皮,送你的!

在全球化的浪潮下,一致的审美标准会变成什么样呢?


英国摄影记者泽德•纳尔逊(Zed Nelson)曾花5年时间走访17个国家去看看不同国家的人们对于外在美的追求都是怎么样的,结果他发现世界各地的审美观好像被规定好了似的,都在按照西方高加索人的审美标准行事——直发产品风靡非洲、南美人照着芭比娃娃的样子整形、日本人通过厌食症来减肥……


这是什么节奏?要知道就在100多年前,西方人还被我们鄙夷地称为“大鼻子”,再早的古书记载他们为“异类”。除了经济、文化上的优势,西方人的审美价值最终击败我们的心理防线,有可能是因为跨文化接触的增多减少了人们对外部群体的偏见,也减少了在审美观形成上本地文化先入为主的暗示。国内外均有研究显示,跨文化接触的确会提高对另一群体的审美评价。


东、西方人种差异巨大的外貌特征导致两种审美很难调和。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心理学专家南茜•艾特科夫曾说:“借助电影、时尚杂志与互联网,西方现在流行的审美标准席卷了整个世界,尤其是亚洲。东西方在审美中的交流似乎是单向度的,当我们提及美丽这个词汇时,往往脑海中闪现的就是金发碧眼、白皮肤的西方男女。"



△巴西男模整容成芭比男友“肯”


要看看西方的审美标准具体怎么影响我们思维中的那个理所应当的整容方向,还得从我们这方面的师傅——韩国说起。


二十世纪50年代,朝鲜战争(1950-1953)让韩国一片狼藉,那个时候韩国还没有出现整容,韩国人民还基本上是单眼皮。1954年美国整形医生拉尔夫•米勒德随驻韩美国海军陆战队来韩国,协助治疗因车祸和烧伤等意外毁容的韩国人。


这个医生很有情趣,帮人帮到底,你毁容了我给你恢复容貌之余还让你更上一层楼——送你一刀双眼皮,不用谢。这就是韩国首例开双眼皮手术。


米勒德说,他想通过帮亚洲人打造更西方化的面孔,帮助他们更好融入国际经济舞台。“亚洲人的眼睑给人一种消极印象,象征着东方文化中淡泊克制、对万事无动于衷的态度,”他后来在《美国眼科学杂志》上撰文说。


割双眼皮的手术很快流行起来,第一批顾客是韩国妓女,她们希望能够吸引美国大兵的注意力。1961年,韩国第一家整容诊所开张营业。直至今日,开双眼皮仍然是韩国最受欢迎的整容手术,隆鼻手术位居第二。


医生,你真的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啊。



在韩国网络上引起话题的60年代整容外科广告照片


西方人:锥子脸不是我们这的,别赖我!

在这样一个浪潮中,一些问题也显现出来——对自己种族特征的负隅抵抗,又是一个磨平自身特点“平均脸”一键搞定的问题。


美国学者尤金妮亚•高博士曾提出“自我种族偏见”的现象。她的研究论文“种族特征的医学化”集中考察了美籍亚洲人如何看待自己,如何受到文化视角的影响。她认为,在西方文化的观察下,亚洲民族的种族特征常常变成了消极的特点,女人们很可能会通过手术做出改变。


双眼皮就是比单眼皮好看,高鼻梁比圆鼻头好,丹凤眼好奇怪……例子太多,壹读君(yiduiread)都不知道再举哪个好。


不过,有意思的是,现在整容之大势所趋的“V型脸”并不符合欧美人的审美观。我们看到很多白种人明星也有着宽下巴,但亚洲明星则都是小下颚。有说法认为这是韩国发达的娱乐产业使然,演艺人员经常面对镜头,而镜头容易将脸放大,所以明星们不得不改变自己的脸,小一点,尖一点,再小一点……此风于是浸染东亚圈;也有说法认为,削尖下巴就是为了改变韩国人自身的种族特征,改变让他们看起来沉重、晦暗的宽下颌。



1960年韩国小姐宋米熙雅与2012年韩国小姐李星惠


亚洲人:那我到底美不美?

但事实上呢?欧美人看见这么多亚洲人整成他们这样开心吗?


对于亚洲人的长相,在过去,不得不说得不到多少西方人的点赞,更多的是嘲笑和贬低,这才最初促使上文提到的很多在美亚裔迫不及待地毁掉自己的种族特征,变成和西方大众一样的面孔。


但是,亚洲在经济、政治和文化上的崛起,以及跨文化接触的增多,已经改变西方人对亚洲人的审美。如果一个亚洲女孩出现在一个岁数大一点的西方人面前,他可能自动把“贫穷”、“战争”这样的标签贴在这个亚洲女孩身上,也自动降低了女孩在他心中的美貌程度;但如果是一个年轻的西方人,“性感”、“漂亮”这类标签照样可以和亚洲女孩联系起来。




西方社会在接受了亚洲人独特的面貌特征以后,也对亚裔女性产生了审美观。这就是为什么你会看到越来越多有着典型亚洲长相的影星、模特和名人受到欧美时尚界的青睐和媒体界的重磅报道。



模特吕燕


是的。在我国女性仍然试图往“洋气”的方向靠拢时,真正的洋人们开始欣赏亚洲女性的异域风情。


不过,你可不要因为这篇文章而作什么决定,人脸这么大一件事,壹读君(yiduiread)可担负不起。


日常生活中的百科、文艺背后的历史,热点深处的冷知识。用轻幽默、有情趣的方式一起涨姿势、正三观。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请给壹读君点个赞;如果你想打赏下勤劳聪明的壹读君,戳一下最底下的广告吧,不花钱。


如果你希望转载,请联系我们并取得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