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社区微整形成风!去加拿大的美容诊所,真能变网红吗?

加拿大都市2021-06-14 10:45:14


本报记者 文琪


近年来,“不知不觉”地将自己改为成年轻漂亮族成为一种流行时尚,这要多得“微整形”的功劳。在华裔社区,“微整形”的流行,令到女人在茶馀饭后多了一个话题。“你打美容针了吗?”“加入我们群组吧”的诱惑无处不在,究竟打玻尿酸、肉毒素以及非手术类注射美容针剂对身体是否有害?政府如何监管?


今年的1月10号,家住BC省三角洲的华人女子Zhuo Li,因在自家住宅的地下室经营无牌美容诊所遭到起诉和查封。当局甚至发出警告,提醒在这间非法美容院接受服务的顾客应自行前去检测是否染上艾滋病毒和肝炎病毒。根据CBC的报道,自去年11月起,陆续有人投诉Li。


她并不是卑诗省的注册护士,也不是持牌医生。她掌握半永久类型的纹绣术,逐渐演化为为客人进行面部注射、眼睑提拉和面部植入类型的微整形手术,最后甚至为人割双眼皮和抽脂。但这些手术仅限合格的医疗专业人员操作,微整药品的注射也需持牌医疗人员在指定药品制造商的培训下才能执行。传媒报道称Li所用的医药用品疑来自中国和韩国,不在加拿大卫生部认证范围内。



无牌注射者涉违法

28岁金发碧眼的Katelynn安然地坐在美容诊所的躺椅上,神情泰若自然。她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年纪。“我很早就开始打针了,所以不用频繁的注射。每半年来一次就够了,每次十几分钟就搞定,丝毫没有痛苦。我笑起来的时候皱纹越来越少,这感觉棒极了。”

“微整形”的出现让这些微创手术如同做美容护理一样简单,也使得许多原本从事美容行业的人动起了从业微整的念头。在中国,微整形的地下作坊层出不穷。在加拿大,虽然不如中国风行,但仍然有许多没有职业资格的个体在不正规的美容院甚至是自家地下室开启了微整形的生意。

安省注册护士(RN),美容针剂注射师Pamela Lazakis 说:“只是想想那些在地下室给人做微整形手术的人我都害怕。没有认定的衛生条件,没有执业资格,甚至你不清楚他们的药品从何而来,但竟然有人真的会做,这简直就是冒险。”

加拿大医疗和美容外科医生协会(CAMACS)明确指出,对于玻尿酸、肉毒素以及非手术类注射美容针剂的使用,都需要从业者参加特殊的培训课程。这些课程大都专为持牌医生、皮肤科医生、整形医生、和注册护士提供。在其他情况下,这样做可能是非法的, 可能被控以非法医学行为。

在安省,目前针对微整形并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和专门的监管机构。加拿大衛生部只对药物进行严格控制。例如在一家美容按摩中心,如有持牌的医生坐诊,是可以从事微整类别的针剂注射的。所有涉及微整注射和美容能量仪器的使用都需要在持牌医生的许可和授权下进行,但实际操作者大部分情况下是注册护士或经过培训的非护士类针剂技师。

根据安省医疗专业人士法例规定,医生可委托相关程序的操作给不受健康行业监管的个人。也就是说,在医生看完客户的情况,给过建议,客户授权操作后,为客户注射针剂或使用仪器的可能是注册护士或受过相关培训的非护士人员。在此指定委托法案(Delegation of Controlled  Acts)中,医生必须确认被委托指派的个人有足够的相关知识和经验。法案中规定:一个医生不能委派自己不能胜任的工作给个人;医生必须确认一旦有副作用反应发生,可以迅速作出反应,并且告知客户对副作用即将采取的相关行动;在指派一项任务前,医生要确认见过患者、做过评估、了解患者的历史、给出相关意见、并得到患者的许可,才能开始下一步的指派任务。同时,一旦出现任何相关责任,医生是第一责任人。

目前有很多注册医生任职多家美容或皮肤管理诊所,和许多私营美容诊所注册护士合作。因为时间和距离的原因,他们中的很多人通过网络视频或手机视讯与患者进行沟通和咨询。原本远程医疗是为了给偏远地区的病患更多就医的机会,但在微整形领域,许多医生并没有实际面对面地看过患者的面部情况,但认为这样并不影响诊断。目前安省医师和外科医生学院(CPSO)并没有说明这样做属于违规。安省注册医师、SKIN MED美容专科医生蔡思汗表示,他一定会在自己诊所亲自面见病患,确保自己足够了解他们面部和皮肤的具体情况。

安省注册医生、SkinMed美容诊所蔡思汗

找到具资格的医生护士

在安省,针对美容注射类的微整形手术的确没有详细的相关规定和指定的培训程序。刚刚参加完世界知名注射美容药物生产商Allergan公司举办的培训会议的蔡医生表示,像Allergan这样的大公司,每年会举办两次会议培训加拿大全国的医生、注册护士或技师。


同时也有世界上最著名的美容针剂注射技师前来讲解最新的前沿技术。蔡医生称,许多在巴西、欧洲及亚洲的针剂注射师是这个行业的顶尖从业人员。他们每年做许多的调研,发表相关的论文和指南,同时研究如何减小副作用,能够与他们一起开会学习是个提高专业知识的好机会。


只有有相关经验的从业人员才会受到邀请。这个课程通常为期2-4天时间。过去是分开培训医生和护士的,不过现在医生、护士是在一起接受培训。对此,蔡医生表示他并无担忧。因为不论如何,护士、技师都是在持牌医生的指道和监督下才能进行操作的。只有医生见到患者,才能决定他们需要接受哪种注射,注射在什么部位,并且只有持牌的合格医护人员才能购买相关药物。

蔡医生认为,只要护士和技师得到相关的培训,在不离开医生的控制范围之内,护士和技师的操作就是安全的。“虽然都是注射,但若他们只学习了如何注射肉毒素,就不会让他们去操作玻尿酸。只会让他们去做自己学习过和培训过的某一部分美容的注射。”

在蔡医生的诊所,大部分的技师都是从事激光类仪器的使用,因为在非手术类的微整美容领域裡,激光比注射相对容易一些。他表示目前正在考虑招聘注册护士做部分针剂的注射。但是,依据他个人的经验和标准,肉毒素的注射培训时间需要3-6个月;玻尿酸和面部填充至少要6-12个月。而脸上的精密部位,例如布满血管的额头部位,蔡医生认为也许需要对护士或相关技师进行1至2年的训练才能上手。

蔡医生举例称,面部填充使用的blunt cannula是一种钝的相对较粗的针头。它虽然看上去粗,但实则更为安全,因为它相对钝,不会轻易穿透血管。还有一种打除皱针和面部填充都会用到的又细又尖的小针头,在没有很多血管的部位非常好用。但正是因为它的尖锐,也更难掌控。因为一旦使用不当,小针头更容易穿透血管造成堵塞。只有拥有专业经验和医疗背景的从业人员,才能了解患者面部的神经和血管分布。在用针时,尤其是眉毛、眼底、鼻附近等区域,需要穿插迂回用针,避免碰触血管,而这需要经过大量的培训和操作才能达到。蔡医生认为,为了规避风险,这些重要的敏感部位,医生应永远自行操作,不假手于人。

安省护士协会(CNO)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有权执行医疗程序并不一定意味著这样做是适当的。注册护士必须遵守药物治疗实践标准,评估考虑客户是否是在合适的环境下应使用相应药物。例如,护士必须确定他们是否是执行此程序的合格护理者,要得到使用药物的命令,并且他们需具有执行和管理该程序的知识和技能。

在安省,实践护士(RPN)一般经过2-3年学院学习,通过RPN考试。注册护士(RN)则一般经过3-4年学院学习,通过RN考试。注册护士和注册实践护士的区别在于一些相对难度高、责任重的事会由注册护士承担。而执业护士(NP)则介于医生与护士之间,可以诊断一些比较简单的病,有权开部分处方药和化验单等。要成为执业护士的条件是首先成为注册护士,拥有2年以上工作经验,上完为期12个月的专业课程。Pamela认为,在微整行业,护士的级别越高,对于消费者来说则更为安全可靠。

安省护士协会强调,具有特殊培训经验和临床经验的护士可以作为执业护士。执业护士有法定权力开处方和注射。在进行这些活动时,执业护士应确保治疗是有根据的并适合该客户;与客户是专业的医疗关系,并且是用于治疗目的。

对此,Pamela表示,出身护士专业的人,比一般非护士类的注射者更有优势。因为经受过专业的护理训练,并且拥有基本的生物学知识,尤其是有一定年限针剂使用经验的护士,注射起来会比常年只是看病人和做手术的医生更加娴熟。

蔡医生则认为,在采血和抽血上,医生的技术很多时候并不如护士,因为医生的日常工作涉及到这些的地方很少。护士经过长时间的实践,在扎针方面的确可能也比医生更胜一筹。因而,在微整形领域,有了医生的把关和指道,注册护士的确有可能和医生注射的一样好,甚至比医生还要熟练。但蔡医生认为这只局限在部分注射。比如,肉毒素的注射护士可以做的很好,玻尿酸脸颊部位、唇部也多可以让护士来注射。但如果靠近眼睛和鼻子等血管多的部位,蔡医生仍觉得医生操作会比护士更为合适。

在做微整形前,做好功课,调查医生、护士、注射产品等都是消费者应该提前做好的准备。除了在安省医师和外科医生学院(www.cpso.on.ca)和安省护士协会(www.cno.org)的网站上可以查到安省注册医生和注册护士的从业资格,在各大肉毒素和玻尿酸生产商的网站上,有“找到你的医生”一功能,可以查询你所在区域接受过生产商培训的合格医生的名字。需要注意的是,接受过培训的护士或技师的名字可能并不在列。同时也可以向非护士类从业人员索要他们接受专业培训的证明。Pamela表示,找到有资质、接受过培训的医生是第一步,选择经验丰富的注册技师则是第二步。

公众和护士的雇主如果对护士的相关行为有任何疑虑,可以向安省护士学院报告。 学院会对报告证实和评估并作出相关结论。 如大众怀疑任何执业护士没有安省注册护士的牌照,可以写邮件至investigations-intake@cnomail.org联络护士协会进行调查。有关此过程的更多信息,大众可请访问:http://www.cno.org/en/protect-public/。

28岁的客人Katelynn享受注射过程,表示不疼。

市交易和药品的真假

Pamela说,“通常选择不正规诊所做微整形的人,大部分贪图价格便宜。然而在效果不佳,需要二次回炉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省钱。因为修正需要花费更多的钱,更糟糕的情况也许是不可逆转的。行业内有句俗话:‘好的肉毒素都不便宜,便宜的肉毒素永远不会是好的’。脸上动刀永远不能看价格。”

微整形并不是一项便宜的美容医疗项目。据蔡医生说,虽然越来越多的人成为微整领域的消费者,药物价格有所降低,但是经营成本、人工成本以及通货膨胀,让微整行业的价格没有下降的趋势。来做微整的确需要有一定的经济能力。

圣诞节期间,某著名团购网站打出了“99元注射肉毒素”的团购广告。蔡医生和Pamela共同建议大众不要被低价广告误道和诱惑。“首先你要确定你购买的是衛生部确认可以使用的药品。其次,肉毒素一次可能注射一管,也可能注射十管,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情况而定。也许广告只是一管的价格,而你需要十管,”蔡医生说。

本报记者在探访Pamela的诊所时,在现场远程连线Dr.Coutts医生为记者做一个模拟的初次会面医生的问询过程。除了陈述相关注射的风险以及问询记者的用药史、注射史、过敏史和是否怀孕外,医生也给出了一旦出现副作用的解决方案。当医生被问及是否遇到过有人使用了假肉毒素或玻尿酸时,Dr. Coutts表示他非常确定在加拿大有假药、来源不明的药物的问题存在,尽管自己还没遇到有这样在于的客人。

Pamela更称,她曾在Kijiji网站上看到有人向大众兜售肉毒素。她相信这是造成地下微整行业猖獗的重要原因之一。蔡医生也表示,在网上有数个网站可以在没有任何牌照的情况下自行购买价格便宜的肉毒素。同时,能量类激光美容仪器的黑市二手交易也是个问题。也许没有持牌的个人很容易就购买到二手的机器,从而可以在自家开美容诊所做激光类的微整形。“激光能量仪器使用对医生要求也很高。确定能量数值、鉴定皮肤状况都需要经过专业培训。能量使用不当会造成烧伤、疤痕增生、色素沉著、毛孔破坏等情况。但做激光治疗目前是没有明确法律法规限制的。希望未来会有相关政策出台管制,”蔡医生说。

整形网红缺乏自然美

蔡医生表示,随著社交媒体的流行,人们对于明星日益完美形像的接受和吸收正在增加,越来越多的人因而受到影响,希望与时间抗衡,追求完美的外表。同时,人们都在社交媒体上张贴个人较为好看的照片,同龄人之间看到自己的亲朋变美,不免会有同辈压力,造成人们对于外表逐渐升高的追求。

蔡医生认为,近年来整容行业制造的“网红”并不拥有自然美。微整形提倡自然,让人们在微调整的状态下看起来显得不疲劳,调整某些人天生让人觉得凶恶的长相,让因为法令纹等年龄问题而显得悲伤的面相得到修正,总体给人更为快乐年轻的感觉是他认为应当在微整形中追求的效果。

Pamela也表示,在目前这样一个人们更为关注外表的大环境下,人们很幸运有高科技加持,可以有机会通过相对简单的微创手术改善外表、优雅地老去。Pamela表示,自己的整张脸都做过微调整。除皱,提升,丰唇,下巴填充等。她也的确有著在比目前的年纪年轻至少十岁的容颜。

被问及微整之风是否在年轻化,Pamela称,“微整形只有在18岁以后才可以做。现在很多青少年喜欢丰唇,在十几岁的年纪就来咨询。通常我会拒绝他们的要求。21岁以下的顾客我基本不会接,会劝她们再过几年再来。”

蔡医生认为,的确越早注射肉毒素类的针剂,就更容易维持年轻的皮肤状态。有些人在30岁晚期注射,一年花费1至2千加币,坚持做到40岁晚期,比同龄人在45岁开始打要看上去更年轻。开始的越晚,需要的剂量就越多。他认为40出头是个开始打针的好时间。

Pamela表示,在近5到7年,不止是女性消费者,男客人的惠顾也呈现几何式增长。“当他们的太太经过微整形,年龄至少年轻十岁的时候,他们走在一起有人会认为他们是父女关系,这让相当大一部分男士很尴尬。因此来做除皱、面部提升的男士真的在逐渐增多,他们之中也有人会做脸部护理。”

蔡医生提及,自己诊所裡年纪最长的顾客已经七十多岁了。七十多岁仍然在孜孜不倦的做著皮肤管理和保养,可见人们对于美的追求已经不分性别和年龄段了。未来这个行业必将是蓬勃发展和不断进步,同时也需接受社会法律法规挑战的一个行业。

诊所注射药物

微整的风险和副作用

加拿大衛生部在接受《加拿大都市报》专访时称,的确有收到过关于美容注射类产品的不良反应的投诉。在2000年1月至2016年2月期间,共收到了138份关于注射皮肤填充物的国内事件报告。在这138个事件报告中,没有一个是致命的。然而,最严重的并发症包括失明,耳聋和组织损伤。

加拿大衛生部的官网从2015年起,特别开启了有关美容注射产品的相关信息页面。提示大众美容注射产品虽然可以减少皱纹,改善外观,但消费者应该意识到使用这些产品可能产生不良反应的可能性。任何考虑注射美容程序的人都应该咨询具有经验的医疗专业人员。患者在获得治疗前应该了解手术的所有潜在风险和益处。

面部填充美容项目目前被广泛使用。填充剂虽不是处方药,但通常只卖给持牌的医生,并且按照医疗器械来进行监管。加拿大衛生部指出,从业人员和消费者都应该知道,相关产品标签上会列出该产品的不良反应。


如下是加拿大衛生部收到的有关面部植入填充剂的一些不良反应情况:疼痛、瘀血、发红、肿胀或水肿、结节(凸起)、脓肿、感染、皮肤变色或色素沉著过度、过敏反应、材料放置不当等,这些不良反应通常是暂时的,但有些可能持续几个月,甚至可能需要额外的治疗来缓解。这些后续的疗程也可能道致疤痕和其他的皮肤反应。一些皮肤填充剂是永久性的,因此想要摆脱这些副作用更加困难,手术切除可能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为了帮助尽量减少面部填充带来的相关的风险,如果你有以下任何一种情况,请避免或推迟治疗:

由过敏性休克标记的严重过敏史;对胶原、蛋或利多卡因过敏;发炎或感染皮肤;出血障碍;有活动的囊肿,丘疹、皮疹或荨麻疹;有瘢痕体质,例如瘢痕疙瘩等。一些注射产品不推荐用于嘴唇。

如肉毒素注射不当,可能会出现并发症。前额或眼睛周围注射不正确可道致眼睑下垂;注射过多可能引起肌肉无力和吞咽困难。其他不良反应可能包括以下症状:

注射部位的疼痛、瘀伤;头痛、面部疼痛、眼肿胀;皮疹、过敏反应;局部肌肉无力、脸部瘫痪;不规则心跳、胸痛等不适。这些不良反应通常是暂时的,但可能持续几个月。

加拿大卫生部再次强调,肉毒素类的注射只能由合格的医疗保健者提供,注射间隔不能比每两个月更频繁。 如果您使用后出现了吞咽、言语或呼吸困难,应即时寻求医疗护理。

如果你有以下的历史,要更为慎重的使用注射美容药品:潜在的神经障碍;吞咽困难;呼吸问题。

如果您有以下任何一种情况,请勿进行注射美容护理:发炎或感染皮肤;对治疗产品中的任何成分过敏。

加拿大卫生部特别提示大家,所有的医疗程序都是有风险的。只有个人才能决定自己可以接受何种程度的风险。

“食品和药物法”及其相关条例授权加拿大卫生部规定药品和医疗器械等卫生产品的安全性、有效性和质量。加拿大卫生部会对所有市场上的卫生产品进行上市后监督,并向卫生专业人员和消费者传达有关潜在风险的信息。


加拿大卫生部鼓励消费者和卫生专业人员通过电话、传真、邮件或通过MedEffec网站在线报告不良反应,可拨打1-800-267-9675报告。当您遇到不良反应时,也可以登录加拿大卫生部网站报告副作用。https://hpr-rps.hres.ca/static/content/form-formule.php?lang=en加拿大卫生部不断审查相关的安全数据,并与加拿大人分享最新的新安全信息。可登陆http://healthycanadians.gc.ca/recall-alert-rappel-avis/index-eng.php 上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