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暗访“微整形”:4天炼成整形医生!毁你没商量

更美2019-11-13 12:36:07


本文转载自腾讯,原作者《新京报》


4天学会微整形,靠谱吗?记者历时两个月暗访,揭开微整形培训机构暴利敛财黑幕:所谓实操课,即学员彼此充当“白鼠”扎针,7800元换来的“资格证书”是假证,并且微整形市场药品七成是假货。不少零基础的学员仅经过“4天速成微整形”培训班的短期培训之后,便开起了微整形工作室、开始以“微整形专家”的名义,给身边的爱美人士做微整形。



▲8月9日下午,京韩医美微整形培训课上,学员互相往脸上打生理盐水练习实操。



请在wifi环境下观看



“京韩医美微整形培训课”上课流程
第一天
上午 宣布咨询交流会纪律;收手机;讲师介绍微整形概论及面部解剖知识。

下午 讲师介绍实操注意事项、用针、进针方法。


第二天
上午 学习肉毒素的药用原理、市场假药横行;学习如何规避风险,遇到纠纷如何处理;注射步骤及注射事项。

下午 学员互为模特扎生理盐水。


第三天
上午 学习玻尿酸的药用原理;注射步骤及注射事项,及规避风险方法。

下午 学员间互相注射盐水。


第四天
上午 学习水光针、婴儿针、PRP等微整形项目注射方法;发微整形证书。
下午 讲师演示用仪器给学员做微整形项目;现场售药。


▲8月9日下午,空军指挥学院招待所二层会议室内,学员们在模特头上练习寻找进针位置。


▲9月7日上午9点半,新一期京韩医美微整形培训课在门头沟晨光宾馆准时开讲。



“疯狂”微整形
“专家”宾馆内扎针 学员隆鼻流脓水



培训班的“专家”注射玻尿酸后,王萱的鼻子从肿痛到长满小白疱,并开始流脓。输液、吃药、吸高压氧,经过正规医院的一系列治疗,王萱才知她这是注射感染,需要长期调理修复。


对22岁的四川女孩王萱来说,有张明星脸是她从小到大的梦想,并因此从事美容行业多年。


今年5月底的一个下午,石景山区一家宾馆的会议室内,作为微整形培训学员的王萱在刷卡付款500元后,获得了一次由“著名专家”为其低价注射玻尿酸隆鼻的机会。


与王萱一同培训的20多个女孩中,多数人其实是想来“微整”的。


培训的第三天下午,王萱接到培训老师的电话,通知她到培训的宾馆内注射。


标准间内只有身穿白大褂的“专家”一人,王萱正纳闷在哪儿消毒,专家却让她自己动手。简单消毒后,王萱发现床边垃圾桶内堆满了注射产品的废弃物,看来找专家注射的学员还不少。


耗时10余分钟的注射前半部分都很顺利,“专家”在拔出第二针时,细细的针尖刚离开鼻骨,一股血从针眼处喷出。“专家”赶紧拿起纱布,按在针眼上并安慰她说,“没事,没事”。


这是王萱第一次感到恐惧,但她没想到这恐惧远没就此结束。


在注射后的10天内,王萱的鼻子从肿痛到长满小白疱,疼痛和恐惧日益增加。在“专家”的安排下,王萱到多家医院输液、吃药、吸高压氧,又在宾馆里让“专家”给打了两针溶解酶,折腾了近10天后,炎症才停止恶化。


多家医院给出的诊断结果均为,因感染导致红肿、疼痛。医生说若要完全痊愈,还要长时间调理。


支付了医药费后,“专家”消失了,王萱找到培训机构宣称的“专家”供职医院,却被告知,查无此人。


出事儿的不止王萱一人,一名来自山东的学员在注射唇部后,嘴上也起了很多白疱,被告知是正常现象,让其自己挤掉。


三个月过去,王萱鼻子还有隐约的疮痕,心中那“明星般的鼻型”也化作一场噩梦。



征集报名
交钱就发证书 用于包装“骗客户”



收费7800元,学期4天。简单考核后即可为学员颁发“韩国整容行业认证证书”。这是微整形培训机构对外的诱人承诺。靠着这份“假证书”充门面,培训机构宣称,有学员一个月能赚个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半年开上奔驰。


原以为只要忍痛挨几针,就能变美,却差点因此毁容。王萱说,在她的朋友圈中,微整形培训相当普遍。


“一周快速学会微整形”、“三甲医院专家坐镇”、“韩国专家实操教学”。在网络搜索“微整形培训”,显示有12余万条结果。


一家微整形培训机构客服人员承诺,“零基础学员培训4天,可获专业整形证书”。


4天培训班由京韩(国际)医美技术培训中心(下称京韩医美)开办,由京韩医美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运营。该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其经营范围为技术推广服务;代理、发布广告;销售日用品、化妆品等,并不包含医疗整形培训的内容。对此,工商局人员表示,未经批准开展医疗整形培训,已属超范围经营。


“京韩医美”8月初培训报名和授课地点定在海淀区空军指挥学院招待所一层会议室。


7月23日下午,招待所会场内已挂起“京韩医美微整形技术研讨会”字样的横幅,以及微整形、半永久项目海报。


“报名从速!”会议室内,一位自称专门负责招生的“李老师”让咨询者抓住报名机会。她说,即将开课的培训班已有近20名学员报名,若报名,可现场刷卡。


收费7800元,学期4天。李老师报出培训价格,并承诺经过简单考核后即可为学员颁发“国际医疗美容联盟培训资格证书”。


国家规定,只有拿到卫生部颁发的职业医师资格证才可以注射,但学员都没有,李老师说,机构给学员的建议是,不要大张旗鼓地做,自己开工作室,先从朋友圈做起,做工作室不需要办执照。


“盈利当然很可观”,李老师说,学员中,有人注射一针收费12800元,有人用同样的药物只收2800元。一个月赚个十几万,几十万的都有。


7月28日,“京韩医美”授课的金老师,现场让记者刷卡7800元交了学费。这位自称来自“空军总医院”的整形专家,30岁左右,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她保证让记者“4天出师”。对于培训后发给学员的证书,金老师承认,那是唬人的,只是对学员的外在包装,方便学员们回去开展业务。


神秘授课
开课前大门反锁 学员先交手机


“哐!”会议室的大门被从屋内反锁,8月7日上午十点,“京韩医美”培训班在海淀区空军指挥学院招待所正式开课。18名学员的手机统统被收走。工作人员的解释是,收手机是为了保证学员听课时注意力集中。


这间30平米左右的会议室,条形桌子被摆放成u形,屋中央架设了一台投影仪,将“美容内部资料”的图像投影在墙上。


微整形理论课的“刘主任”,被标称三甲医院的整形专家。这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一上来就教学员们如何规避风险。


据他在课堂上的统计,参加本次培训的18名学员中,仅1人护士专业在读,其余学员均无医疗方面的基础。


因没有行医资质,“刘主任”建议学员先从医美咨询行业开始,“在北京,一年的咨询经验,每个月可以拿到1万到1.5万元工资。”


课堂上讲师还透露,国内批准使用的微整形注射药物稀少,假药横行,提醒学员要确保药品来源稳妥,避免因使用假药被“麻烦”找上门。


简单交流后,记者发现,虽然是零基础,但几乎所有的学员都曾接触过微整形。“我打,我妈妈也打,后来干脆自己来学。”一位学员用夸张的表情介绍,在老家,一位从事微整形的朋友靠此行当,不到半年就买车买房了。


面对零基础的学员,从如何佩戴手套、帽子开始,一步步指导学员实现其反复强调的“无菌操作”。大到不锈钢治疗手推车,小到1毫升的注射器,从注射时的穿着,到注射场所的选择与装潢,讲师多次重复、强调。


“做到无菌操作,很大程度上就避免了风险的发生。”课堂上,两位讲师多次提到风险二字。从目前的市场环境到机构四天速成的培训模式,金老师坦言,相比正规医生,“速成”的零基础学员更应学习如何规避风险。


▲曾为学员王萱注射玻尿酸隆鼻的培训机构讲师,在讲解面部解剖知识。


▲学员朋友圈发布的埋蛋白线项目注射图片。



真人实验
零基础学员互扎生理盐水学注射



13毫米的针头刺穿学员文文(化名)面部的那一刻,她反射性地尖叫一声,歪头躲闪,针头穿透面部刺在文文的牙床上。8月8日的微整形实操课上,老师鼓励学员们互相给对方扎盐水,练习针法。文文在被老师当做“课件”演示针法。


在“京韩医美”为期四天的培训中,按照培训机构的课程安排,每天上午为讲师授课时间,下午安排学员练习实际操作。


8月8日下午,肉毒素注射实操课上,现场助教提议,学员可以互相尝试注射生理盐水,将身旁的学员当作自己的“第一个客户”。


在工作人员的鼓励下,约三四对学员响应讲师提议,表示愿意互相扎针。助教随即拿出新的注射针筒及相关耗材。姑娘们两人一组,在其他学员的“围观”下,配药、消毒,一手扶着注射部位,另一只手拿着注射器,将13毫米长的针头扎入对方的面部。


8月9日下午,玻尿酸注射实际操作课上,学员互做“真人实验”再次在教室内上演,学员们选择同伴的太阳穴、鼻唇沟、额头、下巴、鼻子等多个部位尝试注射。


“哎呀”。


“怎么了,疼吗?”


“疼”。


“你手抖了,进针慢,所以客户会疼,你快回抽然后推药吧。”


一名学员因胆怯加之不够熟悉操作步骤,导致同伴在被注射时连连喊疼,站在一旁的助教将操作中不够规范的步骤指出。


不仅是学员间互为实验标本,学员的脸还成为讲师的“课件”。


8月10日上午11时许,金老师在讲到蛋白线(蛋白线又称美人线,是利用可被人体吸收溶解的螺旋栓线插入表层肌肤,刺激皮肤下胶原蛋白的再生)教学时,提出可以请一名学员到讲台上,由讲师为学员演示埋蛋白线的操作过程。因演示时须注射药品,操作后需要向学员收取每根20元的成本价。


两名学员自告奋勇,先后尝试“被注射”。投影仪中,金老师从助教手中接过蛋白线,倾斜着扎进学员的皮肤中,不到10分钟,10根埋蛋白线操作完成。


在为第二位学员演示操作蛋白线时,意外出现了,金老师两次“失误”,一次将针头扎穿学员的面部,一次则在埋完线后拔针时,有半根连同针头一同拔出,并未成功埋入。


即便如此,两名学员还是自付了10根蛋白线的成本钱200元。


培训期间,记者还在资料袋内的一次性注射器包装袋上发现,“京韩医美”发给学员用于配药和互相试针的器具已在5个月前过期失效。



规避风险
脸打坏了不要紧 补支溶解酶就好



“没有资质的微整形相当于脑袋上顶颗雷。”在授课过程中,刘主任和金老师告诉学员怎样处理“鼻子打歪了”,注射扎到血管、面部青紫红肿的方法。总之不能让顾客去相关部门投诉,“因为一投诉,你就没有任何理由可讲。”


课堂上,讲师多次强调因无从业资质,操作时需格外小心,“按照法律规定,只有在正规诊所或医院注册的医师才能注射。所以在选择客户时,讲师建议,学员先从周围朋友、亲人开始。“如果遇到未成年人,要谨慎,家长作为监护人可能会来找你麻烦”。


在确定客户后,注射都要先拍照取证。金老师解释说,拍照可有效避免操作后客户不满意来找麻烦,“如果鼻子歪了,那是打针前就歪了,不是你的责任。”


有学员提出,如果操作不当,将针扎入血管如何解决,讲师及多位工作人员称,回抽如果有血,就是扎到血管了,赶紧拔出来重扎,就没事。


“容易出现危险的部位不建议注射,如眼周、鼻动脉附近,一旦造成眼部失明,后果无法挽回。”讲师告诉学员,比较安全的部位就是下巴、苹果肌等。


讲师还与学员们分享了一些此前遇到的案例。如一内蒙古学员,开微整形工作室,不到俩月就开上了奔驰。不久前,给一个女孩注射鼻子,女孩的鼻头在注射后两天开始变黑。“她来问我,我让她免费给女孩打一针溶解酶,现在已经好多了。”


据悉,玻尿酸溶解酶是一种碱性蛋白质,主要用于溶解玻尿酸,修复玻尿酸塑形失败。讲师强调,学员在购置药品时,有“橡皮擦”作用的溶解酶不能少。


此外,类似美白针等需要通过输液的方式将药输入体内,讲师说,掌握静脉注射并非一两天,“我们教你配方,你回去可以去请护士,扎一次针给几十块钱,把所有的风险都刨除出去,你只提供产品就可以了。”


“你们回去一定要认识一些医生,以便注射不当出现危险时给予及时救治。”讲师不断跟学员强调微整形风险防不胜防,一旦遇到医疗纠纷,没有熟人,一般医院都不敢给治。


在拿到一张由“京韩医美”自己印制的“证书”后,8月10日下午3点,18名学员将紫色的学员服归还助教后,拉着箱子从空军指挥学院招待所离开,赶往火车站、机场。


学员们的微信朋友圈内,预约注射微整形的广告早已发布出去,10天后,将有新一期培训班再开课,新一批“整形医生”也将在4天内速成。



蜗居微整形工作室 无证敢打“肉毒素”



▲今年6月,在大兴区一住宅楼内,自称某大型美容机构的医生在自己开的工作室里,刚给一位客户做完微整形注射。


“京韩医美”学员在家中练习在自己大腿上扎针,为忍住疼痛,她口中咬着塑料袋。


零基础的外行人,在交纳了高昂的学费培训进修后,甚至对注射还一窍不通,就开起了微整形工作室。


从“京韩医美”微整形培训机构毕业后,部分学员已摸索着开展业务,在自家的卧室、阁楼,或是在热闹的城区公寓开工作室,为顾客打肉毒素、玻尿酸、蛋白针。


“无知者无畏”,多位业内专家在谈及这个群体时,语气里充斥着担忧与愤怒。专家们强调,与学习锻炼近十年才能获准行医“正规军”相比,这些伪医疗人员就是一枚枚定时炸弹。


非专业医生注射,轻则效果不理想,出现感染,重则可发生注射性失明,甚至死亡。



来自朋友圈的“开业庆典”



大约一周的时间,从“京韩医美”毕业的学员在全国多地开起了工作室。一场场“开业庆典”也出现在学员的微信朋友圈中,没有重量级人物剪彩,也没有齐备的诊疗团队,这更像是一场廉价的酬宾营销。


学员们很舍得为工作室投钱,这源自培训班为她们画好的“暴利大饼”。一位湖北的学员坦言,前期投资,装修买药就花去数万元。


客户的订单也随着学员们的新工作室开张纷至沓来。同时到来的,还有因技术差产生的疑问。


“老师,玻尿酸隆鼻是自上向下进针吗?”“顾客注射完脸紫了怎么办?”“打苹果肌一针给多少药?”在培训时只经过三个下午约12小时的实际操作训练,不少学员坦言,“啥也没学会”,拿起针就“手抖”。


“我给自己打针,打完脸青了好几天,客户问我,我只能说自己撞的。”一位学员说,不知道下次再遇到这样的尴尬,她会找出什么理由。


对潜在的危险,学员们惴惴不安,但又不忍放弃。


一些揭露朋友圈经营微整形、无资质的微整形培训班和注射后致人毁容的新闻链接常被发到群里,引发唏嘘和热议。


学员们开始在微信群中质疑“京韩医美”的办学资质、讲师身份和教学内容的权威性,有人曾提议联合向有关部门举报,但因担心举报后个人的从业身份暴露,大家最终选择沉默。


“报道里说,80%的都是假药,怎么办,宁可多花点,去哪买真药呢?”8月25日,一位想购买肉毒素的学员咨询“京韩医美”的老师,被告知北京因阅兵无法向外地寄药品,可以等阅兵后,或推荐一位外地供货商为其供货。该学员听后,开始对培训机构出售的药品来源表示怀疑。


“我这渠道都是从韩国进来的,没有批号,但注射了肯定没事,在韩国都用了很多年了。”微信群里,做了多年微商的学员适时递上定心丸,多数时候,还会拿自己的经历举个例子。


迷茫和惊恐后,一些人选择逃避,更多人选择重新开始。8月底,两名学员相约一起到上海一家微整形培训机构重新学习,她们说,到底还是禁不住微整形行业的暴利诱惑。



10平米蜗居既是卧室也是诊室



按照培训老师的建议,学员们选择自家的卧室、阁楼,或是在热闹的城区公寓开工作室。东北女孩王丽(化名)从“京韩医美”培训不久就开始接生意,她将目标客户锁定为自己的朋友。“也就只有朋友才不会质疑自己有没有资质。”


8月中旬的一个晚上九点,在西城区小西天附近一老式居民楼内,接到客人的电话后,29岁的王丽到胡同口迎接。等待的时间里,她站在路灯下摆弄手机,回答客户咨询的微整形问题。


这是王丽从事微整形注射的第二个月。


今年5月,王丽和好友在“京韩医美”上了4天培训班后,将她租住的房子的一间卧室当成工作室,通过微信寻找客户。


在不足10平米的工作室内,王丽一边给客人抹麻药,一边叮嘱,打肉毒素不能喝酒。一名男性顾客仰卧在美容床上,这是他的第二次注射,他和王丽是好友。


配药、消毒、开始注射,等待了20多分钟后,麻药起了作用,王丽右手拿针,左手持纱布,对着客人的两颊,开始分多个进针点注射。朋友站在一边,帮忙为其拍摄小视频,发布在朋友圈内。


王丽坦言,自己的朋友圈里,包括自己在内的大多数人都做过微整形,客户也都是自己的亲戚和朋友。


像王丽这样的微整形工作室,在东城、西城、朝阳、大兴写字楼、公寓楼、居民楼都有存在,因房门外无任何招牌,只接待熟人,故很难被发现。

位于大兴区某小区住宅楼的一家微整形工作室,30平米的小开间被隔断成两间。工作室的主人约30岁,自称是北京某大型整形机构的在职医生。自己平时上班,有客户时才来工作室。


这位“医生”透露,自己圈子中有不少演员、富商太太,她会在收取出诊费后,登门为她们注射。自己和一些同行还与普通的美容院合作,有顾客提出做微整形时,美容院就会联系注射者,自己就会带着药到美容院给客人注射。



“成为专业整形医生至少要7年”



“整形医生不能速成,无资质从业属非法行医。”空军总医院激光整容中心副主任医师王中杰表示,非专业医生注射,轻则效果不理想,严重的会出现感染,甚至注射性失明。


王中杰介绍,目前我国微整形需求人群巨大,正规的医疗机构不能完全满足需求,加上价格因素,造成供需不对等,就会滋生非常多的小作坊、非法机构甚至个人从业。


那么,非医疗机构从业人员可以进行微整形培训吗?王中杰表示,按照相关规定,微整形操作者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必须持有医疗执业资格证。在国内进行医疗美容培训的人员,必须有相关的执业证明,同时在卫生部门备案,否则就是违法的。私自从事微整形的非专业医师,大部分都是通过这类不正规的培训学习后开始从业的。


王中杰说,目前,市面上非正规的美容培训非常多。真正由国家医师协会、医疗美容整形分会、正规的、具有一定经验的医疗美容整形三甲医院发起的培训并不多。“我们医院每年有一个医疗美容技术培训班,但培训人员仅限相关领域的医生。”


对于记者暗访的微整形培训机构对学员的培训情况,王中杰表示,4天根本不可能培养出一个整形医生。在外行看起来,微整形无非是往面部打针注射而已,但其实需要操作者熟悉人体神经学、解剖学等多门医疗学科,绝不是简单的皮下注射。一旦发生意外,就会产生不可逆的损伤。比如肉毒素注射剂属于毒性药品,不当使用可能会引起肌肉松弛麻痹、注射性失明,严重时将引发呼吸衰竭、心力衰竭等危及生命健康的症状。她就遇到过有客户花800块钱在网上买了药,自己打,最后感染后还得来医院。


“整形医生不能速成,无资质从业属非法行医。”王中杰表示,在国内只有正规的医学院校才可以培养医疗美容医生,一般的机构没有资格。一个合格的医生,要经过五年大学培养,经过一到两年临床科室的轮转,对整体医学有一个大概的了解和经验,然后考取执业医师证明。再进入医疗美容行业至少经过一到两年的时间,才可以独立操作美容项目。也就是说,一个零基础学生,前后要经过7-9年的学习、实践,才能有成为专业医生的资格。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副秘书长曹德全也表示,这种三五天速成培训方式,涉嫌违法,最后为这种违法埋单却是消费者自己。



微整形市场药品七成是假货

8月8日下午,空军指挥学院招待所二层会议室内,京韩医美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将药品摆出,等待学员采购。


记者从“京韩医美微整形培训班”购买的玻尿酸、肉毒素等产品。产品的包装上没有任何中文标识。


北京东城区崇文门商圈太华公寓A座810,门外没有挂任何标识,就如普通民宅。


“咚咚咚”,一女子打开黄褐色的大门,只露出了半边脸。


“打瘦脸针啊?进来聊聊吧。”女子笑着把顾客迎进屋,“我们的药都是国外进口的”。


“整形的?这栋楼多了去了。”类似这样藏身民宅的整容机构并不少,该公寓的保安称。


记者此后探访北京市内十余家类似的微整形工作室,发现他们采用的药物大都为未获国家批文的 “进口药”。


据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副秘书长曹德全介绍,这些机构、工作室不仅没有相关资质,而且销售的药品也几乎没有经过国内相关部门审批,目前市面上假药、进口走私药横行,微整形市场上70%的肉毒素和玻尿酸都是水货、假货。



培训课未结束 微整形药品已登场



此前记者卧底“京韩医美”时曾向工作人员了解整形药物和器械的来源,对方称课程结束后,机构会公布三甲医院的供货商联系方式,学员可自行联系采购。


8月10日,新京报记者进入京韩医美培训的前三天,讲师在课堂上多次提及目前国家食药监部门批准使用(有批文)的注射产品种类稀少,因市场需求量大,一些从中国台湾、国外市场上走私的药品在国内市场十分常见。


怎样能拿到正规渠道的真品药物?讲师称,机构为学员推荐的是与北京三甲医院合作的供货商,可保证药品价位合理,真实可靠。


8月11日中午12点左右,工作人员抱着多个装有药品、器材的纸箱进入会场,在学员注视下,工作人员将包装上写满韩文、英文的药品、针具及医用面膜等从箱里搬出,平铺在桌子上。


负责招生的李老师坐在桌旁,逐一公布产品价格。



机构自曝与快递合作从韩国购药



“京韩医美”工作人员透露,在售的微整形注射药品均在国外流通多年,但在国内还没有批号。为了躲避检验检疫部门的检查和管理,机构跟一些快递合作,将药品寄到国内,此外,工作人员自己也经常去韩国,能带回来一部分药品。


8月22日下午,记者在空军指挥学院招待所內,以购药为由向“京韩医美”工作人员咨询,被告知可以现场购药取药。在工作人员的房间内,多箱药品、器材堆放在屋内。工作人员称,药品均从韩国购入,数量有限,均可保真。


有整形业业内人士透露,只有正规医疗机构才能采购到正规的药品,且注射每支药物都需要登记顾客的病案,医疗机构不能对外出售,所以培训机构的药物来源存疑。


“这种药正规整形医院每个月最多只有30支,我们找了两三家医院,才挤出来这几支。”


记者询价了解到,一支“伊婉韩国玻尿酸”售价680元,肉毒素550元,此外,工作人员介绍,箱子内还有一些其他品牌的注射药品,价格与微商和一些工作室的售价相比较贵,但“保证稳妥。”


近日,记者通过“京韩医美”公布的供货商联系方式,联系了一名河南供货商,对方谨慎称,目前不向北京寄送微整形注射药品,“最近十多个人都被抓了,过段时间再联系”。


所长的话
许久前,所长就曾科普过,整形前,先问问医生具不具备这几个证:

《医师资格证》、《医师执业证》、《医疗美容主诊医生职业资格证》

其它随便什么证儿,没有资质就是不能从事医美工作!

不要相信朋友圈,甚至不要轻信你的朋友!

所长身边就有一个白富美,双眼皮被一个所谓的“韩国专家”割的惨不忍睹,可即使这样,她依旧把这名江湖医生推荐给了自己的白富美圈儿女朋友。

所长万分不解,痛心疾首的问她为什么时,她一脸无辜的说:因为她们都有整形需要,而这是我唯一知道的整形医生啊!~

所长明白闺蜜间相互分享,相互信任的心情。可是,对医生的选择,对整形的了解可以有且必须有多种途径。多看医生的案例(更美APP里就有那么多),亲自跟医生沟通,检索医生履历与学术研究成果,种种种种。

别让无知毁了自己的健康与美丽。


戳阅读原文,可以查看有关整形医生以及医院资质的科普


看整形前必须知道的事儿,请戳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