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维权,受伤的到底是求美者,还是整形医生?

鼻整形医生杨海波2021-01-10 06:17:17

写在前面:

此文由本人助理以其亲身经历、个人视角写就,因事件令人愤慨,文中多有偏激之处,但叙事基本完整准确。

——杨海波


2018年4月18日下午3点至19日上午10点,我在杭州市萧山区北干街道派出所的调解室里度过了人生中迄今为止最憋屈的19个小时。没有被行政拘留,也没有受任何处罚,但我说它“最憋屈”,却并没有夸张。


是合法维权,还是无理取闹?


我是杭州艺之花医疗美容的一名员工。4月18日(周三)上午,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我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安安静静地码字,突然听到斜对门杨海波院长的办公室里传来一声刺耳的吼叫:


“你瞎啊?”

 

什么情况?我赶紧跑到杨院长办公室门口,推开一条门缝,发现里面已经站了不少人,气氛剑拔弩张。一位女客人(以下简称为A)和杨院长面对面站着,口中不断破口大骂:

 

“你瞎啊,鼻子给我做的歪成这样看不出来啊?”

 

当时A情绪已经有点失控,反反复复强调自己审美正确(声称自己“眼睛不瞎”),认为杨院长为她做的鼻修复手术,山根部位收的过细,并且有歪曲现象,此次修复手术非常失败,杨院长技术不行,坚定要求医院给予退款。

 

我当时还没搞清楚状况,所以不敢断定谁是谁非。但其实对很多医生来讲,技术实力就是尊严。杨院长平时是个非常平易近人、谦逊有礼的人,但他当时显然是被A对他技术的侮辱彻底激怒了,他拍着桌子,情绪激动地说:

 

“你凭什么说我给你做得不好?你要求的目的我都给你达到了,你还在这里扰乱我医院的正常秩序!”

 

事件背景


对于A要求的退款,我当时私底下问了亲身经历A整个手术过程的同事。同事告诉我说,A是在2017年10月16日在我们医院接受的鼻修复手术,完整手术方案为:《全肋鼻综合+宽鼻缩窄+肋软骨填充鼻翼基底》,实际并没有向A收取任何费用。所以,当A反复要求杨院长给她退款时,由于杨院长平时忙于医务,有点无言以对,我们也帮杨院长做了回应:我们没有向你收取任何费用,确实无法退款。

 


整形手术不比一般手术,它是建立在受术者健康的基础上执行的“改善”手术,是双向的,所以术前的沟通无比重要,不像我们平时去医院看病,几乎都是医生说了算,大家也都信服。

 

更何况给A做的还不是简单的整形手术,而是最令医生头痛的修复手术。修复手术的难点在于,受术者手术部位的皮肤、肌肉、血管等组织已经遭受过创伤,即使完全愈合,基础条件也肯定不如第一次接受手术好。所以很多缺乏经验的医生担心手术效果,往往都会选择拒绝。

 

那为什么杨院长还要接呢?同事跟我解释,A原本是在杭州拱墅区某整形医院做的鼻整形手术,也是因为对术后效果不满意,跑到该院维权。碰巧,该院为A做手术的医生与杨院长相熟,知道杨院长做过的鼻修复手术较多,且术后满意率较高,所以他与A和杨院长沟通过后,杨院长考虑到兄弟医院的情谊,也考虑到A的确不容易,就接下了这个再次修复的重任。

 

当然,我个人的观点是,即使没有向A收费,也要拿效果说话,毕竟人家也是相信你,才放心交由你来手术对吧?

 

但当我亲眼看到A的鼻子,和她术前的照片之后,我彻底打消了向其退款或赔偿的念头。因为术前A诉求的鼻尖下垂、宽鼻等问题明显已经得到了解决,现在鼻子形态恢复的确实比术前好看很多,根本没有她说的歪鼻情况。

 


此为A完全自愿签名并按压手印的《术前知情同意书》。所有接受医疗美容手术的人均需自愿签订此文件。


此文件明确告知A(手写部分):患者执意要做全肋鼻综合整形,已告知肋软骨后期可能出现偏差,另外免费赠送:鼻骨缩窄,及鼻基底手术......(后续略)



上述为A的术前术后对比照片。A主动要求的目的有:鼻尖下垂矫正、鼻尖抬高、宽鼻缩窄、鼻基底调整。同意使用肋软骨进行鼻综合手术。


注意:取肋软骨并不会对身体造成功能伤害,恢复完成不影响运动、生活。上述照片术后部分拍摄于2017年11月04日,仅为术后19天,尚未完全恢复完成。完全恢复完成的照片请参考下文。


拍摄照片时已征得A本人许可


无意义的相持不下


协商无果,A开始在杨院长办公室大吵大闹。由于院内还有其他客人等待杨院长面诊,所以同事商量决定请她出去。考虑到不让事态进一步扩大,大家开始一直没有动手,反复向她解释,如果认为自己效果不好,可以请第三方机构来做鉴定,毕竟人的审美再怎么不同,手术的确是已经做了,承诺的目标也达到了,又没收你费用。

 

但A不无讥讽的说:“你们怎么可能这么好心,做慈善啊?给我做成这样,肯定是拿我当小白鼠了!”

 

杨院长听完强忍愤怒,喊来医院保安大哥,要求把A架出去。保安大哥过来之后,再次警告说:“我不想动粗,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我们是有权将在自家营业场所大声喧哗、影响公共秩序的人请离现场的,希望您能配合工作,自行离开杨院长办公室。”A自恃女性,我们不敢拿她怎么样,气焰愈发嚣张,再次拒绝离开,并威胁说:“敢动我一下试试?”

 

保安大哥见苦劝无果,作势准备架A出去。岂料A脚底抹油,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保安大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挽着她的胳膊,半拖半架的把她挪到了大厅。此时已近中午,保安大哥都没顾得上吃午饭,一直在现场关注和稳定A的情绪。

 

期间,A数次威胁我们声称她会报警,但始终没有实际动作。对于她反复声称的“自己亲朋好友都觉得做失败了”,我们要求她找来这些人当面指出哪里失败,被她严词拒绝。别无他法,除了自己医院的员工,我们就让在院其他客人看了她鼻子的形态,没有一个人说有问题。

 

因为谁而矛盾激化


时至当天下午2点左右,一位客人推门而入,她从大厅走向咨询室的整个过程,都听到了来自A的咆哮:“他们家做得不好,技术不行,你看给我做得鼻子都歪成啥样了!”客人瞟了她一眼,显然是被她吓到了一些,快步径自走进咨询室。

 

此时此刻我再也忍不住了。此前,我也一直在与她尽量平等和气的沟通,但我个人认为,如此嚣张的干扰医院经营,已经触及了我的底线。所以,我立即配合一名同事,将她架起,送到了医院门外。无论是保安大哥还是我们其他工作人员,均未对其造成任何人身伤害。

 

这次她终于报警了。大约下午3点左右,一辆警车停在了医院门口,我立刻出去想向民警同志说明情况。警车上下来一位队长模样的民警,A立刻迎了上去一通抱怨。这位队长瞟了一眼医院名字,颇有一种“这种事我见多了”的样子,根本没仔细看A的鼻子,就略带讽刺的说:“是啊,本来那么美,非要来这种小地方,黑诊所,现在这样了,说白了就是怪你自己!”

 

我当时和同事异常愤怒,我们医院有杭州市卫计局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工商局颁发的《营业执照》,医生有《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和硕士研究生学历,连护理团队都有资质备案,凭什么说我们是“黑诊所”?!

 

院内护士站公示的

《营业执照》和《医疗机构执业许可》


那一瞬间我感到了这个社会对医疗美容的巨大偏见。有那么一刻,我陡然产生了一丝对我事业的悲哀:无论我们怎么努力,就是有那么一帮人,戴着有色眼镜看我们,巴不得我们出事,出了事巴不得给我们定罪。是不是全国禁止任何医疗美容,剥夺所有人通过医学变美的权利,这帮人才开心?那些无证行医的真正“黑诊所”“创造”的社会负能量,凭什么要我们来背锅?

 

当然,面对民警同志,我们也只能敢怒不敢言,更何况当时最重要的是配合调查。但由于A连珠炮式的反复喊叫,民警同志为了减少影响,直接叫我们钻进警车后厢,去派出所再做调解。当时除了我,还有同事马丁,花姐和保安大哥,一共四个人,硬生生挤进了那么小一个空间里,而A,因为“塞”不下,被邀请到了前座,舒舒服服的赶往了杭州市萧山区北干街道派出所。

 

“人生中最憋屈的19个小时”


在北干派出所调解室和A面对面坐定后,调解员过来问询情况。A一直抢话,我们4个坐在对面一语不发。由于A说的比较“魔幻”,调解员一直没有听懂,说:“你的鼻子挺好看的啊,不过整形美容不是我们这里处理的问题。”所以看起来调解员也一直没准备问我们4个。

 

后来民警同志过来登记信息,调解员又尝试与A沟通,A这次仿佛领会了调解员的精神,改口说:“我报警不是因为鼻整形的问题,鼻子的问题我私下里会自己再和他们好好协商解决,我报警主要是因为他们殴打我这个事。”


调解员一听居然有殴打,就问:“他们怎么殴打你了?”A说:“他们把我从医生办公室拖出来,把我胳膊弄疼了,当时都红了,虽然消了,但是这就是殴打!”调解员问:“那你妨碍人家正常营业了,这个怎么说?”A坚称没有妨碍我们正常营业。调解员问:“那你现在有什么诉求?”A回答:“就走程序呗,打我的人,该拘几天拘几天!”调解员一听涉及行政拘留,便留下了一句“那你们在这里等民警过来处理吧”就走了。

 

于是大家就都沉默着等。从下午三点一直等到晚上,期间民警来过几次,均表示没有在监控画面中看到殴打现象。A十分激动,坚定地认为监控视频被我们做了手脚,后来民警解围说“这个监控他们做不了手脚”的时候,A才冷静下来。来过的其中一位民警还颇为无奈的对A说:“你这鼻子做得挺漂亮的啊”,A沉默不语。调解员和民警不在时,A还不断地碎碎念:“拘留不拘留也不是他们(指北干派出所)说了算的,不行就交给上面处理,走程序,一个一个都得拘。”

 

下午的调解均由于A过于激动无法稳定情绪而失败,我们4个除了被询问到以外,完全没有发言。夜幕渐深,一位老民警把我们分别叫了过去,要双方给出自己的解决方案。A坚持要派出所拘留我们。老民警说:“监控看了,情况也构不成拘留,他们是正常维护营业场所秩序。”

 

杭州市萧山区北干派出所调解室窗户


老民警又要求我们给出解决方案。我和同事合议了下,认为自己的确没有殴打,但为了表示和解诚意,愿意赔偿一些精神抚慰金。哪知A张口就要2万元。Excuse me?拉一下入账2万?双方在老民警的调停下也无果而终,再次回到调解室。

 

后来我们几个点了外卖,花姐问A要不要来点,被A拒绝。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在派出所过夜,默默的将两张椅子拼在一起,躺了一夜。其他两位同事和保安大哥,也各自趴在桌子上,因为我们“被抓”得急,都没来得及穿外套,晚上寒冷异常。一夜无话,谁也没有睡好。

 

正义也许会迟到

但绝不会缺席


翌日凌晨,也就是4月19日早上8点左右,调解员和民警再次来到调解室,询问我们协商结果。当时我心里想,A根本不给我们说话的机会,怎么协商?不过待了一晚上,民警也担心超出24小时关押时限,就跟A说:“很确定的跟你讲,拘留是不可能拘留的,你有什么诉求,道歉啊,赔偿啊,现在提出来,他们不同意的话,你们继续协商!”

 

A待了一晚上,语气缓和了许多。她要求民警做我们每个人的笔录,并将资料上交上级公安局,民警同意了。不多时,又过来一位民警,逐个叫我们去楼上做笔录。其他人我不知道,反正在我做笔录时,连办公室的警察同志都颇为无奈:“遇到这样的人,也很无奈,不过千万不要使用武力。之后再沟通时,最好连肢体接触都不要有,她再闹事,直接给我们打电话。”

 

做完笔录后,A就被民警请离派出所了,时间大概是上午9点。民警同志和我们都担心她在派出所门口“等候”我们,所以我们4个又在调解室等候了将近1小时,10点左右,终于结束了19个小时的关押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一言不合上新闻


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当天下午,A就拉来了浙江著名民生栏目“1818黄金眼”的媒体记者,说要将我们的事情公之于众。“1818黄金眼”好像很喜欢关注医美行业的纠纷,轻车熟路,进来就查看了我们挂在院内公示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和《营业执照》,以及杨院长本人的相关证件。

 

“1818黄金眼”记者拍摄的A鼻部细节照片


A在镜头前第一次很配合的展示了自己鼻子的细节。经过记者采访后2天,也就是4月21日,“1818黄金眼”将剪辑好的新闻视频发布到了网上,得到网友这样的评论:

 


完整采访视频请搜索登录“1818黄金眼_新蓝网”查看


评论对A一片讨伐,还有不少点赞,其实都在我们预料之中。但确实此时此刻,我们才如释重负,因为A的言语行为荒诞不经,单凭她在民警前的楚楚可怜状,我们都不一定能够伸张自己的冤屈。整件事情,我们只能选择相信杨院长的技术——因为医美行业的特殊性,连民警都带着有色眼镜看待我们,更何况一些社会公众?


“1818黄金眼”这段采访视频就是个很好的例子。视频中,旁白解说硬生生将“肋软骨”说成了“肋骨”,还强调了两遍,展示了伤口,这是不是更加加深了不了解整形的人的误解?我们做一个鼻整形手术,干肋骨什么事?

 

后来知道了这件事的人多了,也有人告诉我们,A曾把杭州多家整形医院闹上“1818黄金眼”,免费获利整形多次。没想到医美行业发展多年,令我本以为一切向好的情况下,还产生了这样的新兴职业?

 

郑重声明


我们尊重和善待任何一个人的爱美之心,但医院和医生也有自己的执业尊严。常听人说,中国医美行业是个是非之地,因为手术效果难以量化,到底是医生做得不好,还是客人过于挑剔,“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因为怕蹚浑水,谁都不愿去做这个评判人。

 

但既然开了医院,做了医生,就不怕有不满意的。正视自己的技术,方有真正的提升。这不意味着我们做了之后就不负责任了,而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更想在“一次就做好”上花功夫。


杨海波院长曾在直播中说过:“医美虽然带了许多消费属性,但本质上仍是医疗行为。”


不满意,可以协商,可以修复,但如果除了自己,大家公认手术效果不错,术前知情同意书上沟通的目的也都达到,那我们也只能说声抱歉:


作为医美人,我们更希望看到你因为医美而漂亮开心,而非因为医疗而投机取巧。


长按识别左侧二维码

关注海波老师

让鼻整形成为人生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