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脸时代 整容真能改变人生?

章鱼分享125802021-09-10 12:24:03

整容前后的吴晓辰照片对比。(图片来源:北京《新京报》)

【侨报综合讯】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在这个看脸的时代,中国的整形手术数量占全球整形手术总数的12.7%,成为全球第三整容大国。然而,整容真会使人生一下子变得美好吗?

近日,一档探讨关于“颜值”话题的对话节目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一个从15岁开始整容花费超400万元的女生在节目中坦言:“整容不会使人生一下子变得多美好,性格才是最重要的。”

整容美vs天然美

很多人希望通过改变容貌来改变命运

她花400万元整成了精致脸蛋

吴晓辰有张标准的脸。瘦削的下颌,饱满的额头,大眼睛双眼皮,鼻梁挺拔鼻头微翘,嘴唇性感地嘟起,五官分布符合美术素描中“三停五眼”比例。

北京《新京报》旗下微信公号“剥洋葱”报道,她用15年的时间,花了近400万元(人民币,下同),整成了这张精致的脸,价值一栋楼。

近日,她以整容女的身份上了一档视频对话节目,探讨关于“颜值”的话题。对话另一方是在知乎拥有30万“粉丝”的英国海归硕士,一位天然美女。“整容美VS天然美”,单就视觉效果而言,吴晓辰并不占优势。

节目播出后,网上的评论分成了两极,有网民认为,单纯的追求外在美是一种很肤浅的行为,吴晓辰的那种美太刻意,不够自然,因为毕竟不是自我赋予的,而是通过冰冷的仪器打造出来的,不具备温度、气质。还有不赞成整容的观点认为,这是一种走捷径的方式,代表着虚假、甚至欺骗。做了整形的人往往意味着价值观发生了偏转,不再天然纯粹。

但更多的人认为,整容是个人自由的事,不应该被歧视。他们赞赏吴晓辰坦率、勇敢承认整容经历;觉得吴晓辰更像现实中的普通人:需要十分的努力来追赶那些出生就有优势的人。

据人民网报道,根据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协会对排名前25位国家与地区整形外科医生和手术进行的调查,中国的整形手术数量占全球整形手术总数的12.7%,成为全球第三整容大国。相关数据显示,中国医疗美容服务量(包括手术及非手术)由2009年的270万例增加到2013年的480万例,预期市场将按16.7%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并预计于2018年达到1020万例。

吴晓辰说,现在每天有上百条私信向她咨询整容的问题,失恋的女孩,错失应聘机会的新人,遭遇另一半出轨的主妇……人们把失败的原因归咎于容貌,并希望通过改变容貌来改变命运。

“我讲这些经历不是让大家像我这样去整容,而是希望人们能理性看待变美这件事,整容不会使人生一下子变得多美好。”吴晓辰说。

节目中,吴晓辰和一位海归天然美女就“颜值”话题展开讨论。当看到谈话对方是面容姣好、拥有30万粉丝的知乎女神后,吴晓辰有点儿羡慕,“她不用经历我的那些疼痛就可以这么美。”

从14岁半艺校面试打瘦脸针起,近15年的时间里,吴晓辰上医疗机构诊疗台不下百次。她下颚角磨骨2次、脂肪填充5至6次、开眼角3次、双眼皮1次、鼻子6次、嘴型3次,玻尿酸、水光针、童颜针每月4次,激光每月1次。

对话另一方的“天然美女”则不希望别人刻意关注自己的容貌,别人叫她美女学霸或夸赞她美,都令她不适。她不太认同整容,觉得美是一种虚幻的东西。

初次整容尝到甜头 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曾经历整容失败,局部脂肪坏死、永久不能逆转

吴晓辰的父亲吴峰(化名)回忆,女儿14岁半时,为了参加艺校面试,第一次接触整容。当时由于家里装修甲醛超标导致女儿生病,她不得不服用大量激素治疗。一个月内,1.75米的吴晓辰从84斤胖到124斤,40斤的增重在艺术学校里颇为显眼,她从专业第一的佼佼者变成芭蕾舞表演被安排在最靠边位置的学生。听专业老师的意见,妈妈带着吴晓辰去打了瘦脸针。

初尝变美的甜头后,吴晓辰一发而不可收。再加上青春期里容貌的重要性被接连放大,吴晓辰后来参加职业模特赛事,接各种走秀表演,看到一同竞争的女孩们的身材、容貌,她很容易没有自信。遇到任何不顺利的事情,包括失恋,她都会把失败的原因归咎到外表容貌上,不去整容就没安全感。

之后的15年中,她上整形台不下百次,接受的手术也更加复杂。

吴晓辰说,刚开始整容时,她并没有“上瘾”,由于早期对医美认知不足,她踏进不少“整容坑”,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的诊疗多是为了弥补早期的手术失误。

20岁的时候,她去一个工作室打瘦腿减脂针,至今都不知道对方给她打的是什么药品,有没有诊疗资质。只记得打完针后面色惨白、眼前一黑晕倒了半个小时。醒来发现大腿内外侧皆出现不同大小的黑斑和凹陷。经正规医院检查后判定为局部脂肪坏死、永久不能逆转。多年来,她的腿上一直有一块块的黑色瘢痕,凹凸不平,直到近年才有所好转。

还有一次,她做下巴整形手术,因伤口感染,清晨醒来后发现下巴肿厚了十几厘米,像瘤子一样垂到下锁骨,被送往医院抢救。切开患处,下巴已全部化脓,在外科病房住了三天院引流消炎。之后她分三次取出体内劣质残留物,但至今下巴里还有未取尽的物质。“如果迟送医一旦化脓处挤压到颈部血管,我连命都没了。医生说我怎么这么傻,整容打得都不是正规药物。”

最疼的一次,是她一个人前往韩国做磨骨手术。十个多小时的全麻手术结束后,吴晓辰的脸被纱布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眼睛两条缝。两侧脸颊伤口内插着负压管排淤血,一天两侧各换四五管,抽上百毫升的血。

手术过后的疼痛感,如刀狠狠割进皮肤深处,深呼吸一口气都会加剧痛苦。语言不通,医院给她一块黑板,她在上面用英文写“痛”,两手举起板子等医护人员看。

磨骨手术后,她口腔里满是缝针伤口,连流食都吃不了,喝水只能拿勺子紧贴着上嘴唇一点点往里送,几天过去饿得前胸贴后背。每天大把大把地吃止疼片、消炎药。

身边不少亲近的朋友劝她别整了,有些长辈觉得她没整之前更好看,现在是“瞎折腾”,这些声音会推迟她一两次整形的计划,但最终她还会去做。吴晓辰很清楚自己的偏执:“我有点儿停不下车的感觉,其实心里很懊悔早期鲁莽地接受手术,现在得不断弥补。如果再来一次,我会在整形时更加谨慎。”

“整容只会让外表加分,人生不会一下变好”

最在乎的容貌没有带来优势,反而因为性格受到了更多人喜欢

吴晓辰说,在一些特别疼痛的整形手术后,她曾痛定思痛,下决心是人生最后一次整容。然而,伤口恢复后,她又跑去做吸脂了。

她承认自己,在整形这条路上,已经停不下来了。一开始,她多是为了弥补早期的手术失误而修补整形。现在,她是为了“追求完美”。

吴晓辰家境殷实,整容的钱大都来自家中,父亲吴峰常年在日本做生意,母亲在中国陪伴她,母亲对她整容持开放态度。

每当接连几天收不到女儿的视频电话或信息时,吴峰心里清楚,孩子八成又去动脸了。

55岁的吴峰自称是个传统型家长,一向不赞成女儿整容。“视频里一看她脸上包着纱布,刀割在她脸上疼在我们心里头。她小时候就很漂亮可爱,长大以后对自己的外貌太在意、太追求完美了。”

吴晓辰的好友中,基本没有零整形经历的,闺蜜们一起聚会,朋友圈里发出的照片都是长腿细腰、大眼睛小脸蛋。好友小简在高二参加模特大赛时,做了隆鼻手术。“我们无法否定外表对我们的影响,很难虚伪地去讲大家不在乎容貌。”

容貌变化给她们带来了一些优势,但同时也遭到很多争议和质疑。

她们经常被贴上“整容女”的标签,原先发布在微博上的照片,网民留言称她们的脸为“整容塑料脸”。面对“冷嘲热讽”,她们有时也会产生自我怀疑。

她和好友们都认为,外貌的重要程度与所从事的职业和圈子息息相关。她也曾考虑过,如果自己不是模特,而是个普通上班族,或许对变美没有现在这么偏执。

“整容美VS天然美”的视频节目播出后,网上对吴晓辰的议论很多,但出乎意料的是,支持吴晓辰的网民却不是因为她的容貌,而是欣赏她直言不讳的性格,她讲出了现代社会中颜值的重要,符合一部分爱美之人的价值判断;也有人从她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用了十分的努力去追赶那些一出生就有优势的人。

吴晓辰说,这场关于颜值的探讨,确实颠覆了她多年以来的容貌优越感。她最在乎的容貌,却没有为她带来优势,反而因为性格受到了更多人的喜欢。“我在乎外表已经习惯了,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声音——别人把我的外表抛开去讨论我的性格。”“我在节目里讲出自己的经历不是要大家像我一样十几岁去整容,一定要理性看待变美这件事。整容只会让外表加分,不会使得人生一下变得多美好,还是要努力学习提高自己。”她说。

数说

10年已有近20万张脸被毁掉

中国消费者协会统计,近10年中,毁容毁形的投诉平均每年有近2万起,10年间已有近20万张脸被毁掉。

《中国经营报》报道,医疗美容是个大产业,中国医疗美容安全信用峰会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医美行业服务总量超过1000万例,到2019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万亿元。但目前很多医生未有从业资质,行业发展尚不规范,毁容实例也经常见诸报端。

另外,包括Yestar艺星整形、江苏施尔美整形等在内的知名整形机构也都存在不少投诉事件。江苏省整形美容协会秘书长汤建平曾公开透露,以乳房整形为例,南京市妇幼保健院2017年接收因注射药物而感染的病例达70起,较2016年增加了2倍。

“如今的医美行业由于缺乏监管,一方面存在大量的医美机构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从事较强的专业性美容医疗,另一方面专业医生供不应求,众多非专业人员进入使得行业鱼龙混杂,从而导致整个行业乱象诸多。”北京鼎臣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表示。而非医疗机构那些号称“专家”或者“教授”的人,往往只是在医院里工作过又或者仅参加了短期注射培训的打工者。同时,注射材料存储随意,注射医疗环境简陋,“专家”漠视注射无菌消毒,往往仅用碘酒拭擦甚至重复使用针头,骇人听闻。

央视《焦点访谈》栏目也曾曝光过冒充韩国整形名医的乱象,指出在北京,众多所谓的韩国整容专家多为“游医”,在央视记者调查的8家医院推荐的14名韩国医生中,注册并取得行医许可证的,只有1人,其余的13人均为无行医执照。

现状

互联网中介整容平台涌现

中国尚无针对整形医院的考核评级

近来,为这些整容医院介绍客户的中介平台发展如火如荼。记者搜索发现,例如新氧、更美一类的整形APP平台,有关整形失败的投诉贴亦比比皆是,问题大多集中在整形效果不理想、虚假宣传、乱收费、维权无门等方面。婷婷的经历不是个例。

《中国经营报》报道,据相关媒体报道,有媒体曾在主打社交模式的新氧整形网上,发现一则声讨韩国FACELINE整形外科医院的帖子,发帖人是一名叫宓圆圆的用户,声称去新氧推荐的韩国医院整容失败,至今维权无进展。

这篇帖子原始帖已经被删除。新氧给出的删帖原因是:“内容已超出一般帖子的范围,涉及一定的法律范畴。需要对帖子的内容进行一定的核实后才可以发布。”

目前,新氧首页所发大多是消费者整容成功的案例。亦有网民称,“我在新氧上发了整容失败日记,马上被封了帖子,只让说好的,不让说做坏的是么,做广告的嫌疑很大。”

这些亮出O2O概念,试图改造整形业的互联网中介平台,解决了医院、消费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等问题,是整形行业急需解决的痛点。

但同时产生的后果是,不管新氧还是更美,用户在整个交易过程中,最大的问题在于缺乏监管。然而,现阶段中国并没有针对整形医院的考核评级,所以游戏规则完全是由中介平台在制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