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美IBOOK《面具》第十六章 在吃醋吗?

晶馨美容医院2018-02-16 22:34:41

 夜绫音愣在原地,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林珞惟注意到了她神色的变化,他不假思索地甩开唐茵的手,刚才还淡漠得好像唐茵说什么都与己无关,现在却突然转向唐茵,冷峻地说道:“我不打算交女朋友。”

    唐茵有些失望,却不死心地问道:“你不是和纪槿遥分开了吗?”

    “谁说我们在一起过。”

    夜绫音注意到林珞惟说这话的时候眼中神色自如。

    他已经不因纪槿遥的离弃而始终低落痛苦,不管做什么都心不在焉了。

    呵,大概他已经明白了纪槿遥有多自私,她不值得被爱。

    “既然没有在一起,为什么不给我个机会呢?我相信我比纪槿遥更适合你!”

    唐茵的语气异常自信,夜绫音注意了一下她的容貌,肤色白皙,五官清秀,酒红色的短发张扬而高调。

    她确实也称得上是个小美女,但要比起纪槿遥还差得远。

    毕竟,纪槿遥是高贵优雅的公主,而唐茵,充其量只是个街上常见的小美女。

    “我又不认识你,我怎么能喜欢上一个完全不了解的人。”

    “我们可以先交往,慢慢地你会了解我的。”

    林珞惟盯着她,似乎有些困惑:“了解你以后我不喜欢你怎么办呢?”

    唐茵愣住,她牙齿咬住下唇,双手攒紧,接着,她听到林珞惟直接下了结论:“所以,开始就不要在一起。”

    不等唐茵回答,林珞惟便将视线转向夜绫音:“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晚?”

    “哦,昨晚睡得不太好。”

    夜绫音笑了笑,与林珞惟一同走进教室。

    只留下门外的少女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林珞惟在座位上坐下,翻开书本,视线却忍不住地飘向夜绫音,她坐在他的座位前方,身体转过来和纪槿遥讲话。

    依旧如常的纯美笑容,清澈眼底仿佛落满霓虹灯光。

    可是为什么,他总觉得夜绫音心底藏了些什么。

    不知道怎么回事,林珞惟直愣愣地盯着夜绫音,问道:“你心情不好吗?”

    夜绫音怔了怔,眼眸微低,她摇摇头,露出一个清甜的笑容:“没什么啊,我很开心。”

    但很明显,她的笑容无比勉强。

    林珞惟想起刚才看到夜绫音时,她的眼眸那样明亮,可是在她的视线接触到唐茵抓着他的手时,她嘴角的笑容却突然僵住了,那双漆黑的漂亮瞳眸中,似乎一下子变得像浓雾弥漫的小河,看不到对岸。

    难道,她是在吃醋?

    林珞惟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而感到惊讶,但无缘由地,心中却升起一股莫可名状的期待。

    “绫音,我也觉得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吧。”纪槿遥也有些担心地问道。

    昨天晚上夜绫音走后,她主动给林珞惟打过电话,他们理智地聊了聊。

    出乎她的意料,林珞惟的语气竟然很平静,她甚至以为是自己想得太多了,林珞惟并不是真的喜欢她,他只是把她当普通朋友。

    所以今天他们的关系稍微和解了一些,他也能主动给她打招呼了,虽然彼此间还是有些尴尬。

    “真的没关系,只是昨晚失眠,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睡着,今晚回去我好好地补个觉就行了。”

    夜绫音拢一拢垂顺的长发,打了个哈欠。

    林珞惟看到她眼里有着疲惫的血丝,脸色也有种失血过多的苍白。

    “一定是我留你在家里太久了,你才会回家太晚,对不起绫音。”纪槿遥有些愧疚。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可是在你家里蹭了顿饭呢,而且阿姨做的饭很好吃,我一点儿都不吃亏!”

    夜绫音灿烂的笑容安慰了纪槿遥,她也对她微笑,随后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牛奶,早晨起床太晚,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

    纪槿遥喝了一半,将杯子放在桌上,夜绫音转过身和柯云泽说话,手肘不小心碰到了杯子,牛奶立刻倒在了她的衣袖上,夜绫音条件反射地跳起来,看着奶渍迅速渗入衣服,她第一时间似乎想脱下衣服,但是动作却又顿住,眼中浮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对不起,绫音,都怪我没把牛奶放好,弄脏你的衣服了。”

    纪槿遥连忙站起来,手忙脚乱地拿着手帕擦拭夜绫音的衣袖。

    “没事没事,是我自己不注意。”

    “可是你整个袖子都湿了,把衣服脱下来吧!”

    纪槿遥绕到夜绫音身边,不安地看着那片渐渐扩大的奶渍。

    漂亮的衣服上,它像污垢一样刺眼。

    “不用了,中午我回去换件衣服就好。”

    “还是脱下来吧,我打电话让保姆送件我的衣服你先穿,然后把这件衣服送去干洗。”

    纪槿遥不由分说就脱下夜绫音的外衣,她里面穿着件很漂亮的湖蓝色短袖衬衣,纤瘦的胳膊上,竟然包裹着厚厚的绷带,触目惊心。

    纪槿遥愣住。

    “你的胳膊,怎么回事……”

    “哦,没什么,昨晚楼道停电,我上楼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下,擦破了皮。”

    夜绫音用手护住胳膊,有些不好意思地侧身挡住,余光看到柯云泽和林珞惟都盯着她。

    “绷带都湿了,必须要去医务室重新包扎一下!”纪槿遥拉着她朝门外走。

    “不用那么麻烦,一点小伤而已啊。”夜绫音有些不太想去医务室的样子。

    “不行,万一感染了怎么办啊!”

    纪槿遥根本不听夜绫音的,她直接将她拉出教室。

    走廊里冷风袭来,夜绫音不由缩了缩肩膀,突然一件带着体温的衣服落在她身上。

    回过头,她看到林珞惟和柯云泽跟在身后,而林珞惟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灰色针织衫,清冽的瞳眸闪现细碎星芒。

    夜绫音冲他感激地笑笑,单手扯着衣领,让那件黑色的外衣更贴紧她的身体。

    转回头,她跟着纪槿遥朝医务室走去,手心紧紧抓着衣领,紧得连手指似乎都在微微颤抖。

    她以前可是从来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这种福利,一直都是纪槿遥过着被宠爱的生活,理直气壮地接受着林珞惟付出的一切。

    她像个肮脏渺小的影子,跟着她身后,被一次次践踏。

    看吧,是男人都喜欢美女,谁会喜欢以前那个丑陋的纪清蕊,别说什么了解以后可能会爱上的谎言,一看就觉得恶心的面容,哪里会有人愿意浪费时间先了解她,就算只是被人知道正在被这个丑八怪喜欢,也是件丢脸的事情吧。

    医务室里的老师帮夜绫音拆开绷带,大家惊讶地发现她胳膊上有一条六公分的锐利伤口,很明显不是擦伤。

    “怎么伤这么深啊!”老师皱起眉,细心地为夜绫音消毒。

    “嗯,不小心弄的……”夜绫音支支吾吾,似乎想要隐瞒。

    “绫音,到底是怎么回事,昨晚还好好的呀,是不是晚上遇到什么事了?”

    纪槿遥急得几乎快要哭出来,明澈的眼瞳渐渐氤氲出晶莹雾气。

    “别哭别哭,又不是什么重伤。”

    夜绫音用另一只手摇摇纪槿遥的肩膀,倒显得是她在安慰纪槿遥。

    “那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弄的,摔倒怎么会被划伤呢。”

    “这应该是刀伤,”林珞惟突然插话了,他望着夜绫音惨不忍睹的伤痕,眉心皱起,“难道昨晚你遇到什么危险了?”

    夜绫音有些无奈,她将视线转向纪槿遥,尽量用平淡的语气讲述昨夜发生的可怕事情。

    “昨天呀,就是你路上认识的那个叫张海的男人,我不是帮你把他赶走了嘛,但是没想到他一直在你家门外等着,我刚离开没多久就被他跟踪了,他本来想要把我拖上他的车,我很害怕,然后惊慌失措地大叫,他吓了一跳,用刀刺伤我就逃跑了,我后来看伤势不算很严重,也就没有告诉你,我不想你担心。”

    说完,夜绫音又拍了拍胸口,语气里竟有些庆幸。

    “不过幸好是我遇到他,要是你遇到他,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真是想起来就后怕。”

    纪槿遥听完夜绫音的话,眼睛已经变得通红,碎玉般的泪珠止不住地滴下来,滑过脸颊落在地上。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不是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吗?为什么总是你帮我,我什么都没做过,还害你受伤。”她说到最后哽咽得语不成句,“要不是你,受伤的就会是我,都是我的错,如果昨晚我送你回家,你就不会受伤了,”

    她终于也知道付出不是单方面的了么,真是难得啊。

    夜绫音的心里很冷漠,但她的表情却伪装得天衣无缝。

    “别这么想,你要是送我回家,很可能我们两个都会遇到危险。”

    柯云泽在门口一直看着夜绫音,目光凝重暗沉。

    至始至终,他一句话也没说。

    夜绫音差点以为柯云泽没有跟来,视线飘过去,却看到柯云泽那双乌云密布的漆黑瞳眸。

    她下意识地别过脸,不知为何,她刚才竟瞬间被柯云泽的气场镇住。

    医生为夜绫音重新包扎了伤口,回到教室刚刚坐下,上课铃就响了起来,夜绫音拿出书本来,端正坐姿,认真地望着走进教室的蒋安柏。她还穿着刚才林珞惟给她的外套,身上暖和多了,而至于林珞惟会不会着凉,又与她何干。

丹东整形美容领军品牌

品牌积淀深厚

专注整形美容30年

给您高品质的整形美容服务!

要变美       选晶馨!

我在丹东晶馨美容医院等你来美!

变美电话:0415-2363678

长按关注二维码,一个让你变美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