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楚雄首例医闹案四人获刑 关于涉医违法看看媒体怎么说

沧州市传染病医院2020-08-09 11:43:09

导语:近日,云南楚雄首例医闹案四人获刑。自去年12月深圳市全国首例“医闹案”宣判后,全国司法机关打击医闹违法行为,依法维护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环境,保护医院、医师合法权益已经进入常态化。去年4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会同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和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联合制定了《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今年5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通气会,发布了四个涉医犯罪典型案例。据统计,2014年全国法院共审结暴力杀医、伤医等犯罪案件155件。频繁发生的暴力伤医、杀医和医闹违法行为,极大干扰、消耗了医院工作人员的精力和公共医疗资源,对医院、医师合法权益和正常就医患者的权益造成了重大的损害。此次云南楚雄首例医闹案四人获刑的司法判例,维护了医院、医师的权益,也为进一步打击医闹违法行为提供了范例。下面,小编收集整理了部分媒体发布的关于涉医违法行为新闻消息、评论,大家看看媒体是怎么说的。



【健康报】楚雄首例医闹案四人获刑

本报讯(记者杨松亮通讯员自卫平)近日,由云南省元谋县检察院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提起公诉的云南楚雄首例医闹案件经两级法院开庭审理,4名被告人中有3人分别被判处一年零三个月至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1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据了解,2013125,被告人李某的父亲到元谋县人民医院输液,结束后回家途中突感不适,送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13时许死亡。被告人一方要求医院对其父死亡一事作出处理,在未得到及时答复后,即堵塞医院通道,在门诊大厅摆放尸体、设灵堂、烧纸钱、放哀乐,对其他就诊患者及医务人员进行辱骂、撕扯,导致医院无法正常开展诊疗活动。其间,在与元谋县人民医院协商过程中,被告因对答复不满意,殴打参与调解的工作人员,撕扯现场处置的执法民警等。
元谋县检察院负责人表示,任何人对正当权利的维护都必须采取合理方式和正当途径,用暴力违法甚至犯罪的手段维权,最终只能造成更为严重的恶果。



【人民网】全国首例“医闹案”宣判的警示

患方家属天价索赔未果后持续围堵医疗机构致其无法正常开诊、医生不敢上班。深圳市沙井街道永安门诊部及当事医生一纸诉状将患方告上法庭。记者15日获悉,日前,宝安区人民法院作出国内第一例判决:患方医闹侵权行为成立,需赔偿门诊部经济损失及向当事医生赔礼道歉。(1216日《深圳商报》)

随着法官手中的法槌落下,患者家属不但没有拿到事前主张的300万元巨额赔偿,反而被法院以医闹侵权违法为名,判决其需赔偿门诊部经济损失及向当事医生赔礼道歉。这起“医闹”事件在法律上已经尘埃落定,当事医疗机构和医生也长舒了一口气。但是在我看来,这起被媒体称之为全国首例“医闹侵权违法”案件的宣判,不管是从现实角度还是法律角度,都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不管对于患者还是医疗机构、医护人员,都有重要的警示价值。

我们先来假设一下,如果当事医疗机构和医生不是拿着法医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拿起法律武器为自己维权,而是和对方协商“私了”,结果会是怎么样呢?“私了”的过程可能有两种,但结局却只有一个:一是医院满足患者家属的要求,做出天价赔偿,息事宁人;二是医院不满足患者家属的赔偿要求,然后患者家属继续闹,三番五次之后,最终双方达成妥协,协商出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赔偿数额,做出赔偿,结束纷争。

实际上,近年来国内的绝大多数医闹事件,最终都是这么解决的。这不但进一步助长了医闹之风,让医闹现象愈演愈烈,而且严重损害了医疗机构和当事医生的权益和名誉,让公众真的以为错在医院和医生,客观上也进一步加剧了本就紧张的医患关系。所以全国首例“医闹案”宣判的第一个警示,就是医疗机构和当事医生不应该为了所谓的“负面影响”而对医闹采取纵容的态度,而应该积极拿起法律武器,依靠客观真实的医学鉴定维护自身的权益。20144月,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卫计委联合公布《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规定了6种需要严惩的“医闹行为”,根本目的就是严厉打击“医闹现象”,保障医患双方合法权益。但现实中多数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却寄希望于“私了”以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却助长了医闹行径。这无疑是值得汲取的教训。与此同时,根据现行法律,医患纠纷中尸体检验的主动权掌握在患方,患方家属如果不认可,就无法启动尸检和医疗损害鉴定工作,更无法明辨是否、厘清责任。这也正是很多“医闹”拒绝尸体鉴定,而只是一味要钱的原因所在。因此有专家建议,对发生医疗纠纷的死亡事件,应该通过立法的形式强制启动尸检和医疗责任鉴定,维护医疗机构平等权利。这也是全国首例“医闹案”宣判带给我们的启示之一。

【人民网】“医闹”入刑,用法治涵养医患关系

“有时能治愈,常常在帮助,总是去安慰”。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然而,一直以来,白衣天使却总是受到“医闹”的困扰。就在前不久,被网友们称为“最心酸交班”的留言条,在网上引发热议。一位医生提醒接自己班的男同事,要保护好已经怀孕的一位儿科医生。“医生都没有安全感了,一边救死扶伤,一边还要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这样的故事,也一再说明“医闹”已经成为损害医患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

  可幸的是,“医闹”现象或许多了一条破解之道。近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刑法修正案(),将“聚众扰乱公共、交通秩序罪”,变更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情节认定包括“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这也意味着“医闹”情节严重,或可入刑。

  “医闹”的发生,不外乎有两种原因,一种是因为医患信息不对称,患者陷入“弱者心态”,宁愿“信闹不信法”的思维怪圈;另一种则是“职业医闹”,以闹取利。对于前者,很多时候,是因为患者情绪激动,偶尔出现一些激烈言辞,甚至过激行为,应该来说,都可以理解。对于后者,则完全是以医疗纠纷为借口,通过侮辱医护人员、现场滋事扰乱等严重妨碍医疗秩序的行为,牟取利益。而一些医院出于息事宁人、“宁可吃亏,不要纠纷”的心态,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小闹小赔、大闹大赔、不闹不赔”的医闹歪风。

  由此,我们才能理解,法治对于解决“医闹”乱象,究竟有何意义。一方面,明确法律底线,为解决“医闹”乱象,提供最起码的法律支持;另一方面,也给医患双方的沟通,提供一个法律平台,维护正常的医疗秩序。在这个意义上,“医闹”入刑,既是对不法“医闹”的一种震慑,也是对医患关系的一种涵养。

  堵不如疏。医患矛盾,由来已久。修复脆弱的医患关系,除了有法治这个“底线”之外,更应考虑关口前移,在如何防止医患纠纷发生、疏解医患矛盾上入手。毕竟,徒法不足以自行。深层次的医患问题,不仅要靠法治来涵养,更需要对“人心”的医治。比如,如何健全“让患者参与”的过程,增进医患之间的信任?怎样完善医疗保险制度,保护医患双方的合法权益?这些也是涵养医患关系,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人民网】最高法发布涉医犯罪典型案例对医闹要依法严惩

人民网北京526电(记者 李婧)今天,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通气会,发布了四个涉医犯罪典型案例。据悉,去年全国法院共审结暴力杀医、伤医等犯罪案件155件。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五庭副庭长马岩介绍,近年来,一些地方相继发生暴力杀医、伤医以及在医疗机构聚众滋事、扰序等违法犯罪,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为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去年422日,最高人民法院会同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和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联合制定了《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今天,最高法召开新闻通气会,通报一年来人民法院依法惩治涉医犯罪,推进医疗秩序良性发展的相关工作情况;同时公布浙江温岭连恩青杀医案等第二批涉医犯罪典型案例。这批典型案例中,故意杀人罪犯连恩青已于昨日被依法执行死刑。

据介绍,2014年,全国法院共审结暴力杀医、伤医等犯罪案件155件,有效遏制了涉医违法犯罪的高发态势。人民法院坚持依法从严惩处严重涉医犯罪。对于无端猜疑,蓄意报复,犯罪手段残忍、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的被告人,或者故意扩大事态,教唆他人实施涉医违法犯罪行为,以及以受他人委托处理医疗纠纷为名,实施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行为的被告人,坚持依法严惩,该重判的坚决依法重判。对于在医疗机构违规停尸、私设灵堂、摆放花圈、焚烧纸钱、悬挂横幅、堵塞大门或者以其他方式扰乱医疗秩序,造成严重损失或者情节严重的,坚持依法严惩。“对医闹行为,我们肯定要从严惩处。对于患者家属的处理,我们要充分考虑各种情况,要分清责任,明确责任界限,充分调解,解决矛盾。”马岩说。

马岩介绍,同时,为畅通医疗纠纷解决渠道,国家相关部门督促各地建立完善了医疗机构投诉部门内部调解、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第三方调解以及人民法院司法调解的“三调联动”机制。自去年以来,人民法院会同相关部门综合施策,齐抓共治,一手抓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一手抓医疗纠纷多元处理机制,积极推动创建“平安医院”活动。通过各方努力,医疗纠纷有所减少,涉医违法犯罪的高发态势得到有效遏制。据相关部门统计,2014年,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总诊疗量达76亿人次,比上年增加3亿人次,而同期医疗纠纷下降8.7%,涉医违法案件下降10.6%。总体上,各地医疗秩序明显好转,医患双方满意度有所提升。

四涉医犯罪典型案例

案例1

连恩青故意杀人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连恩青,男,汉族,1980611日出生,农民。20123月,被告人连恩青因鼻部疾病,在浙江省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时接受了该医院耳鼻喉科医生蔡朝阳的手术治疗。此后,连恩青认为手术效果不佳,多次到该医院复查、投诉,并要求再次手术未果。尽管其间连恩青多次到其他医院就诊,均诊断其鼻部无异常,但其仍对蔡朝阳和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处理投诉事宜的耳鼻喉科医生王云杰(被害人,殁年45岁)以及为其进行CT检查的医生林海勇心生怨恨,预谋报复杀人。201310258时许,连恩青携带事先准备的木柄铁锤、尖刀,来到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大楼五楼耳鼻喉科门诊,见王云杰、蔡朝阳分别在各自的诊室坐诊,遂进入王云杰诊室,持铁锤击打王云杰头部。因铁锤木把断裂,铁锤头掉落在地,连恩青又掏出尖刀捅刺王云杰,并追赶王云杰至同楼层的口腔科门诊室处,连续捅刺王云杰胸腹部、背部等处,还持刀捅刺劝阻其行凶的该医院医生王伟杰(被害人,时年59岁)右腋下一刀,在摆脱王伟杰阻拦后再次捅刺王云杰胸部。随后,连恩青持刀返回耳鼻喉科门诊寻找蔡朝阳,见蔡朝阳诊室房门已被锁住无法进入,便用尖刀刀柄敲碎诊室门玻璃后离开。接着,连恩青持刀来到该医院放射科一楼CT室操作间寻找林海勇,误将CT室医生江晓勇(被害人,时年39岁)认作林海勇,即上前捅刺江晓勇胸腹部3刀。连恩青被在场人员及闻讯赶来的保安当场抓获。王云杰因被刺致心脏、肺动脉及肺破裂,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江晓勇的损伤构成重伤。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最高人民法院对本案进行了死刑复核。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连恩青因对医院的治疗效果和投诉处理事宜不满,到医院持械行凶,故意非法剥夺医生生命,致1人死亡、2人受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连恩青犯罪性质特别恶劣,手段特别残忍,情节、后果特别严重,应依法惩处。据此,依法对被告人连恩青判处并核准死刑。罪犯连恩青已于2015525日被依法执行死刑。

案例2

王敏寻衅滋事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王敏,女,汉族,198427出生,无业。被告人王敏在某美容整形医院进行鼻部整形术失败后,到湖北省武汉市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整形美容外科,于20085月、200911月两次接受了鼻部整形修复重建术。术后,王敏不满手术效果,多次到该科室纠缠、吵闹,用红色油漆在门诊室墙壁、门上乱涂乱画,书写侮辱性文字,打砸办公用品及门窗、天花板。20123月,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但此后王敏仍多次到该科室打砸打印机、电脑等办公物品,造成经济损失1万余元。同年520日早晨,王敏又指使他人在该科室医生徐逸上班途中对徐逸拳打脚踢,打碎徐逸的眼镜,致其轻微伤。王敏还多次给该科室医生叶子荣发送大量侮辱、威胁性质短信,并跟踪至叶子荣家中,扬言欲伤害叶的家人。

(二)裁判结果

本案由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一审,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王敏为泄愤多次到医院任意毁损公共财物,后果严重;在医院起哄闹事,造成医院秩序严重混乱;辱骂、恐吓并指使他人随意殴打医务人员,情节恶劣,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应依法惩处。王敏多次实施上述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且致1人轻微伤,酌情从重处罚。王敏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王敏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上述裁判已于20141126日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3

陈金泉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陈金泉,男,汉族,19871010日出生,务工。被告人陈扁,女,汉族,198545日出生,无业。被告人朱乾坤,男,汉族,198351日出生,经商。被告人陈宝治,女,汉族,1988624日出生,务工。201452日零时许,被告人陈金泉送其兄陈金木到福建省安溪县中医院五楼住院部就诊。当日5时许,陈金泉的姐姐被告人陈扁等因怀疑陈金木病情恶化系医院责任,殴打值班医务人员梁培榕、孙萍萍等人,并从医生陈炳煌手中抢走患者病历。8时左右,院方宣布陈金木经抢救无效死亡,陈金泉即通过打电话等方式召集亲友来医院。9时许,陈金泉、陈扁及陈金木的前妻被告人陈宝治、陈扁的丈夫被告人朱乾坤等在医院五楼打砸医生办公室、护士站、治疗室,致大量医用器具、器械、药品及电脑、打印机等物品损坏,殴打陈炳煌等医务人员和在场执勤的派出所协勤人员柯国欣、王智辉,并强行拉柯、王二人去看护陈金木尸体。随后,陈金泉等将陈金木尸体从病房移出,拉至医院一楼大厅入口处,设灵堂、烧纸钱、拉横幅、堵大门、围堵电梯出入口,打砸中药房、急诊科医生办公室、护士站、治疗室等,并殴打周艺娜、黄丽丽等医务人员及出警民警柯典强。综上,陈金泉等4名被告人殴打医务人员,致周艺娜轻伤,黄丽丽等7人轻微伤,毁损医院财物,造成医院经济损失3万余元,并导致医院医疗工作无法正常进行。

(二)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陈金泉、陈扁、朱乾坤、陈宝治采取聚众围、堵、打、砸等方式扰乱医院正常工作秩序,造成多名医务人员受伤,情节严重,致使医院医疗工作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应依法惩处。在共同犯罪中,陈金泉属首要分子,陈扁、朱乾坤、陈宝治属其他积极参加者。4名被告人均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并积极主动赔偿被害方经济损失,有悔罪表现,可从轻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陈金泉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对被告人陈扁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一年三个月;对被告人朱乾坤、陈宝治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三个月。宣判后,被告人不上诉,检察机关未抗诉,上述判决已于20141026日发生法律效力。

案例4

赵君堂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赵君堂,男,汉族,198232日出生,无业。被告人韩金言,男,汉族,19811122日出生,无业。被告人赵湿峰,男,汉族,1988223日出生,无业。被告人郭拥军,男,汉族,1968119日出生,无业。被告人樊长喜,男,汉族,19591119日出生,无业。被告人郭红海,男,汉族,1976122日出生,无业。被告人赵利清,女,汉族,197637日出生,无业。被告人赵丹只,男,汉族,1982115日出生,无业。

201479下午,被告人赵君堂之父赵克庭在河南省安阳市第六人民医院住院期间因医治无效死亡。为给医院施加压力获得更多赔偿,赵君堂及被告人韩金言、赵利清等人在该医院住院部摆放恒温棺,次日凌晨,又将恒温棺停放在一楼门诊大厅内。赵君堂纠集被告人赵湿峰、樊长喜、郭拥军、郭红海、赵丹只等30余人在门诊大厅设置灵堂,用音箱播放哀乐,并让人用汽车堵住住院部大门。韩金言还在医院门口悬挂写有“还我生命”的白色横幅。同月111130分许,民警邢卫东、晋志超等到该医院门诊大厅维持秩序,劝离赵君堂等人,赵君堂等采取撕扯、抓打等方式阻碍民警执行公务,将邢卫东、晋志超打致轻微伤。

(二)裁判结果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赵君堂、韩金言、赵湿峰、郭拥军、樊长喜、郭红海、赵利清、赵丹只聚集多人到医院门诊大厅设灵堂、堵大门等,并致2名维持秩序的民警轻微伤,致使诊疗活动无法正常进行,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应依法惩处。在共同犯罪中,赵君堂是组织、策划和纠集者,系首要分子;韩金言、赵湿峰、郭拥军、樊长喜、郭红海、赵利清、赵丹只系积极参加者。8名被告人均认罪悔罪,并取得被害人谅解。赵君堂、韩金言、赵湿峰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根据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具体作用和情节,依法对赵君堂减轻处罚,对韩金言、赵湿峰、郭拥军、樊长喜、郭红海、赵利清、赵丹只从轻处罚。据此,依法对被告人赵君堂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对被告人郭拥军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对被告人韩金言、赵湿峰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对被告人樊长喜、郭红海、赵利清、赵丹只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宣判后,被告人不上诉,检察机关未抗诉,上述判决已于201524日发生法律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