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容时代,智商都整在脸上.

至善至美2018-11-03 11:18:31

        医生的选择

中国准许社会资本进入医疗美容行业,医疗美容行业又是钱程似锦的朝阳产业,所以民营医院诊所遍地开花,真正由整形外科医生开设的医院诊所占比较少,医生要开设医院至少要两个条件,一资金二客源,在整形外科医生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整形外科医生毕业后就是给莆田系医院打工,现在连网红都可以开诊所,这就造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医院诊所一家一家接着开,但是整形医生供不应求,人才大大缺失,真正科班出身的整形外科医生也就1万多人,其中一部分人还在公立医院就职,公立医院整形外科又以整复手术为主,美容手术为辅,顺应严重的市场需求空缺,也为了巨大的利益钱程,一批批半路出家的整形外科医生横空出世,麻醉转整形,普通外科转整形,妇产转整形,九院某某科博士转整形等等,这些整形医生在刚进入这个行业时在整形外科临床经验上基本是一片空白,整形外科专业出身的医生都需要经历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过程,当然这些半路跨界的医生也会孜孜不倦地研修,在经过若干年的临床实践后也不见得比专业出身的医生差,也有可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作为一名合格的整形外科医生需要取得三个证明:医生资格证,执业医师证,医学美容主诊医生资格证,国外医生在中国行医需要有外国医生在华短期行医许可证(基本上一年需要去卫生局重新申请注册一次),这是对一名整形外科医生最基本的检验门槛,整形医生最最最重要的审美素养与技术,审美素养天生会有良莠差异,也要看后天环境的影响与熏陶,还取决于个人的悟性高低,比如汤唯去英国留学回来后,身上就多了一种英伦知性沉静内敛气质,比如曾经是时尚绝缘体的闫妮在娱乐圈侵染修炼多年后也能与优雅得体沾上边儿,技术这个硬件只能靠临床沉淀,哪怕是拥有博士头衔的医生(不要听到博士头衔就发晕)也需要临床生巧,技术是时间与经验经过镇痛后产下的胎儿,所以一再强调临床经验,年资的重要性,每个医生在修炼成精的过程中都会有失误,负面,其一,整形手术本身是手工作业,其二,经验不足,对手术本身的驾驭能力不够老道,其三 ,实际成品未达到求美者的主观期望,高年资的整形医生到达一定境界后,对手术的把控能力游刃有余,对求美者的期望能够准确解析,以自己的经验,审美,道德告知被手术者哪些方面可以做到,哪些方面做不到,哪些方面可以做到,哪些方面做不到,也会拒绝不合理的要求,这样的医生会有多样化的案例,比如照片也会比较全面,术前设计的照片,术中照片,术后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六个月一年两年的复诊照片,这些细节会让求美者产生对人性的信任。在有些医疗机构,咨询师被赋予的地位与权力不逊色于医生,咨询师越俎代庖代替医生制定手术方案,求美者直到手术当天才见到手术医生,这就可能导致求美者做不必要做的手术或不适当的手术,求美者应该有意识地主动要求与手术医生充分沟通,在手术方案与审美上达到一致。

三方中介平台

       现在的新Y,G美等中介平台相当于一个出售医疗美容产品的某宝,各医疗美容机构或医生就是进驻在某宝的商家,案例相当于买家秀,对医院与医生也能起到一定的宣传效果,很多人依靠中介平台了解医院与医生,案例会成为一些人选择的主要参考标准,医院的案例一般来源于为了减或免手术费的医院内部职员或一般求美者,在中介平台的案例是精挑细选与美化后的结果,有一定程度的参考价值,但是只能做为充分条件不能作为必要条件考虑,中介平台中的负面帖子一般是真的(不排除个别例外因素),预约量可以任性填写。

网红经济

网红=经济效应,为什么那么多人想要成为网红,除了能让人见色起意的原因之外,重要的是网红能产生直观的经济效应,网红通过微博或直播平台吸粉吸流量,振臂一挥,几十几百万的粉丝听从网红的时尚建议,整容建议等等,拥有500多万微博粉丝的张大奕去年在一场直播销售里两小时就赚到260万欧元,中国首富王健林之子王思聪的前女友雪梨有300多万粉丝,她的网店每年进账2000万欧元(约合1.5亿人民币)正因为网红的巨大经济效应,以网红直播为营销方式的医院或与网红合作的医院与日剧增,这些网红要么是领工资要么是从中抽取提成。

结语:整容先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