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的脸

每天读点故事2020-11-21 15:17:01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子不懒

止转载

“铃……铃铃……”

放下手里的杂志,穿着医生白大袍的狄杰看向门口。

这次进来的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妖娆女性,狄杰记得她叫烟儿。她依然穿着廉价的露脐装和超短裙,区别是这次嘴角还叼着一根烟。

“隔上次才三个月,怎么又来了,带了相片没有?”

狄杰站起来,顺势把杂志放到墙边的沙发上。

烟儿把手伸进胸前的衣服里——大约是伸进胸罩里,她拿出一张相片,道:“我要整成她这个模样。”

狄杰拿过相片看了一眼,相片里的女生其实和烟儿差不多,浓妆艳抹,发廊小妹的风格。他没有吐槽些什么,毕竟这是客户的事,不过出于好奇,他还是问道。

“动手了?”

“没。”烟儿把透底的香烟按在烟灰缸里,挤着眼带着挑逗的意味说道:“我准备整容完之后再动手,我要让这个臭婊子尝一下被自己杀死的感觉。呸,居然敢跟我抢男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知道了答案,狄杰没有说下去,推开手术室的门,戴上口罩,一双平静的仿佛没有情绪的眼睛看着烟儿,说道:“进来吧!”

烟儿早就习以为常,从沙发站起来,扭着屁股走进手术室里。

这是一家地下整容医院,为什么是“地下”,因为不正规,没有合法手续,也没有营业执照。就连主治医生兼院长的狄杰,医生执照也因为几年前一次手术失败被吊销了。

从营业额而言,地下整容医院赚得不比正规整容医院要少。敢进门的客人大多在警察局有案底,有的甚至还在被通缉,这些人谁手里没几箱黑钱?

古人说“往来无白丁”,狄杰的医院的确“往来无白丁”,没有一个人是清白的。

烟儿是狄杰的老顾客了,一共整容四次。她的男朋友是个见异思迁的人,看到新的就会忘记旧的,也不管新的是不是比旧的好。偏偏烟儿爱她男朋友爱得深沉,每次她男朋友找到第三者,她都会将第三者杀了。然后整容成第三者的模样,用第三者的身份和男朋友交往下去。

有些事习惯了就好,让狄杰印象最深刻的客人有好几位,除了烟儿以外,还有一个变态同性恋。

一个东北大老爷们,来到狄杰这边整容成女性外貌。整容这回事也就这样,把脸削尖了,把眼眶弄大点,把嘴唇磨小点。至于皮肤等其他因素,狄杰在黑市买了一年的雌性激素药丸,一年之后,这个东北大老爷们就变成拥有美女外貌的男人了。

再后来,狄杰听说多了好几起莫名其妙的强奸案,或者是奸杀案,狄杰记不太清楚了。

对了,还有一个连续杀人犯,每次杀人之前都会来整容,作案之后又整容回原来的样子。

一个小时后,狄杰推开手术室的门,略显疲惫地走出来。在他身后是刚整容完的烟儿,她脸上扎着绷带,要半个月后才能拆。

狄杰坐在风扇底下休息,烟儿来到沙发上坐着,看到有本杂志,便打开来看。看了一会后,她打趣笑道。

“老狄,想不到你这么关注整容圈的事啊!”

狄杰睁开眼看一眼烟儿手里的杂志,那是一本美容杂志,经常发布整容方面的新闻。他靠着沙发闭上眼睛,轻声说道:“虽然我是黑医,但好歹是个整容医生。关心一下圈子里的新闻,免得跟不上潮流。”

烟儿又翻了几页,她发现某个帅哥相片被人用油性笔圈了起来。从相片下的介绍来看,这是位新晋的整容的医生,年轻多金,而且还是国外留学的海归,也是目前各大医院争先抢夺的整容医生。

“老狄,你干嘛在这位……陈界医生的相片上画圈啊?”

正在闭目养神的狄杰,身体轻微地颤栗。他睁开眼,眼睛如利箭般锁住烟儿,“找个榜样,向他学习,这样才能进步,不是吗?”

“切,我才不管你们整容医生的破事。”

烟儿随手把杂志扔在一边,站起来从沙发边拿起一个破旧的黑色雨伞。外面阳光万里,光明遍地,所以要用黑伞遮住脸,别人才不容易注意到她脸上的绷带。

在离开狄杰的医院前,烟儿回眸像是彩色山鸡般对着狄杰笑了笑,“等我干掉那个臭婊子之后,你可千万别忘了处理尸体。”

狄杰没有回应,继续闭着眼睛休息。

眼睛一张一合,仿佛过去了半个月,也确实过去了半个月。

晚上下着磅礴大雨,整容医院的灯没一盏亮着。站在雨里望去,像是隐藏在黑暗里的野兽,伺机而动,只为了给猎物致命一击。

整容医院的门口果然多了一个大黑袋。黑袋是装垃圾的那种环保袋,结实,宽敞,有很多用处。

狄杰没有打开袋子看里面的东西,墙边淡红的雨水已经说明得很清楚。他穿着黑色雨衣,蹲下来把黑袋扛在肩膀上,进到医院后,他拿出手机拨打一个号码,号码接通后他也没说一句话。

没过多久,黑市专门贩卖人体器官的商家来了。

“刚死不超过一个小时,很新鲜。”

狄杰靠在沙发上,黑暗里只能看到燃着的烟头。

对方打开袋子检查了很久,“勉强新鲜,我把你想要的东西带来了。不过我这里有一份情报,可能更适合你。”

狄杰沉默了会,道:“说。”

长久以来,他一直和黑市的商家做交易,他负责提供新鲜尸体,黑市提供品质及格或不及格的整容药物。当然也有例外,黑市的情报也非常值钱。

“还记得那个变态同性恋吧!他作案的时候被捉了,警方发现他有整容,开始彻查我们这边的地下整容医院,而这里附近……”

“只有我这一家地下整容医院,对吧。”狄杰淡然道:“其他黑医生都被我杀了,然后卖给你们,不然我哪儿来的创业资金。”

“你清楚就好,现在人货两清,你我各不相干。”

带着装有尸体的黑袋子,对方于雨夜离开了。

狄杰在沙发上坐了一整晚,第二天他消失了。

就在几天后,大批警察涌进狄杰的整形医院。搜寻许久后,警方居然找不到一丝半点关于狄杰的信息,就连头发也没有。

当天,已经整容成其他女性的烟儿,正挽着男朋友的手在医院外围观。她发现……沙发上的那本杂志似乎不见了。

……

有句江湖味很重的话:常在河边走哪儿有不湿鞋。

湿鞋不重要,关键是要及时找到新的鞋子。

狄杰急需一个新的身份,这不是他第一次被警察盯上了。为一群罪犯整容,罪犯被抓后,背后的整容机构也会随之遭殃。

粗略算一算,他已经是第五次被捉了,他也换过五个身份了。

这代表他整容五次了。

整容医生给自己整容实际上很不容易,一脸五官需要分几次处理,需要经历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但这都不重要,换一个新身份和新脸庞,他就能继续找个地方开整形医院。

他的手法和烟儿一模一样,看准目标,杀掉目标,变成目标。

这次狄杰的目标是杂志上的新晋明星医生,陈界。

狄杰说不出自己什么要选择陈界,但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看到陈界照片的时候,他的内心传来无比强烈的悸动。像是困在沙漠的旅人见到绿洲,像是小狗看到主人,像是老虎看到羚羊……

这位新晋的整容医生仿佛是狄杰许久不见的好朋友,狄杰迫不及待地想与老友叙旧……或许还想变成老友。

选择一个大明星当目标是非常不理智的一件事,因为风险太大。在社会舆论的压迫下,警方会加强力度破案,一旦露出蛛丝马迹,很容易就被警方捉住。

狄杰这次打算不理智。他换过五张脸,换过五种身份,但他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冲动——想变成陈界的冲动。

花了一大笔钱从黑市买到陈界的住址,狄杰了解到陈界今年二十七岁,单身,住在某公寓。

二十七岁!狄杰想起自己刚出道的时候,刚好也是二十七岁,不由得自嘲地笑了笑。

周一永远是医院最忙碌的一天,无论什么医院,医生大多要加班到很晚,当然也包括整容医生。

狄杰很早就潜入陈界家里,藏匿在衣柜中,静待陈界回来,换衣服的那一刻。

衣柜很大,看得出来陈界的家庭情况不错。衣柜里有很多西装,狄杰没想到陈界与他的眼光相似,狄杰以前也是格外喜欢棕色西装。

啧啧,有些舍不得杀他了。

但,还是要杀啊,我想要他的那张脸。

透过衣柜的缝隙,狄杰看着墙壁上的时钟,滴滴答答,时间来到十点三十分。

外面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

紧接着是脚步声。

按下开关的声音。

狄杰忽然兴奋了起来,其实这是很奇怪的事。他换过五张脸,用同样的方法杀过五个人,按理说他不应该有其他情绪波动才对。但他真的很兴奋,感觉就像是回到过去意气风发的时候。

脚步声非常清晰,狄杰甚至能通过脚步声判断目标在哪个位置。

客厅……厨房……走廊……洗手间……阳台……房间门口!

靠近了,目标要来换衣服了。

狄杰顿时瞪大了眼睛,兴奋得控制不住呼吸。他握紧手里的小刀,双眼盯着前面,当衣柜被打开的瞬间,他就可以动手了!

终于可以动手了!

蹬蹬蹬!

蹬蹬!

蹬!

目标就在衣柜前。

狄杰屏住呼吸,黑暗里的脸庞格外狰狞。

下一刻,衣柜被打开了。

“啊哈哈哈……”

狄杰像个疯子般握着小刀准备冲出去,可他还没冲出衣柜,在看到外面的情景后,他愣住了。

一群警察举枪对着他。

……

“为什么?”

被拷上手铐后,狄杰被放倒在地。他不明白,不明白警察怎么会知道他的计划?

对了,陈界呢?这里是陈界的房子啊。

狄杰看向周围,房间里全是警察,陈界在外面。狄杰挣扎着向警队长说道:“陈界,让我见他一面,我想见他一面。”

警队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外表很沧桑,下巴全是胡渣,头发像鸡窝般凌乱。他坐在房间的大床上,点燃一根烟,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折叠的照片扔到狄杰面前。

狄杰怔了会。双手被拷住,但依然可以打开照片。

看到照片的瞬间,他的呼吸明显窒息了一下。这是陈界的照片,跟杂志里的照片一模一样。

狄杰看向警队长,疑惑不解。

警队长讥讽地笑了一声,“你……你现在叫狄杰,对吧!”

狄杰愣了愣,没有作出回应。他现在叫狄杰,也可以说……之前拥有这张脸的人叫狄杰。

警队长道:“根据警局的记录,你换了五次脸,在每一次快要被抓住的时候,你都会失踪。等下一次我们再找到你的时候,你换了新的脸和新的名字。”

狄杰依然没有回应,警察知道这些事在他的预料之中。

警队长突然加重语气,几乎是吼出来一般,“换了五次脸,连你自己原来长什么模样都忘了吗?”

狄杰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眼神困惑。但几秒种后,他眼神变得震惊,视线再次落在陈界的相片上。

这张照片……这张照片……这张照片……

是他出道两年后接受杂志采访时拍的照片。

这时狄杰才想起来,十年前,那时他的名字叫陈界。

不对,他的名字本来就是陈界。

“呵呵,看来你已经想起来了。”

警队长站起来,宣布道:“陈界,警局目前已经掌握你与黑市交易,买卖人体器官,非法整容的确切线索。你现在可以不说话,但你说的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他走过去把照片捡起来,刚准备离开房间,却停下脚步,回头说道:“你很狡猾,我一直想抓住你,但每次都被你逃脱。等你换了新脸和新名字出现的时候,要耗费警局很多心思才能确定你的身份。

“这次我也是赌一赌,在大部分美容杂志上放了你的照片。一个人换了这么多张脸,换了这么多个名字,或许早就把属于自己的脸和名字都锁在心里面,我这么做只是给你一个机会将锁打开而已。”

狄杰已经彻底愣了,他脑袋里全是那张照片。陈界的照片,他的照片。

警队长说得没错,狄杰心里的锁的确被打开了,要再锁上非常难。但不知为什么,看不到那张相片,他很难回忆起自己最初的样貌。

警队长瞥了眼狄杰,转身离开房间。

“等一下!”狄杰抬头看着警队长,突然说道:“为什么我觉得你很眼熟?”

警队长顿时停下脚步,沉默很长时间之后。

“你还记不记得你十年前的一位客人,他叫庞毅。”

十年前的事,狄杰已经记不清了,但庞毅这个名字,他记得很清楚。

那是一位刑警,因为一次捉拿歹徒的过程中毁了容。他找到陈界,希望能修复脸部伤痕。

整容不是治病,换一张脸很容易,但修好一张脸就很难了。

不过那时的陈界正是意气风发时,在所有前辈都劝他别答应的时候,他答应了!

结果是庞毅死在手术台上。

后来他的医生执照被吊销了,他也要接受法律制裁。

为了逃脱法律约束,他逃了出来。杀了一个人,换了他的脸和名字。

后来,再后来,就整整十年了。

狄杰不明白警队长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么名字,他犯下的错足够多,为什么要提起这一件?

警队长淡淡道:“庞毅是我父亲。”

长按二维码下载【每天读点故事】

收看更多精彩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