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次医学美容体验

女王18+2020-10-05 08:21:34

点击上方“女王30加” 可订阅

文/李银河


与美黛拉app的工作人员合影

今年7月18日,经美黛拉app的一位朋友介绍,我到北京霄云路的米扬丽格医学美容医院做了一次超声刀美容体验。

说实话,一开始我是不大赞成一般人做改头换面式的美容手术的,我一直认为,需要做这类手术的应当是有特殊需求的人,比如那些因为容貌丑陋而日常生活受到严重影响的人。前些年,有一位天津的女孩,因为容貌丑陋有数百次求职被拒的尴尬经历,后来她做了美容手术,找到了称心如意的工作。我把自己对美容手术的看法概括为:“雪中送炭”可以,“锦上添花”却是不必要的。那个天津女孩的美容手术就属于雪中送炭,而一般人用美容手术把自己变成范冰冰、李冰冰就属于锦上添花了。


按照我的上述理论,参加美容体验似乎就有点自相矛盾了。我怀着这种矛盾的心理,仔细想了想这件事,试图说服自己。最终说服我欣然前往的理由有如下数种:


首先,超声刀属于非手术类的无创医学美容技术。不是在自己脸上大动干戈,改头换面,只是用一种精密仪器在脸颊上缓缓挪移、照射,完全不留疤痕,没有创伤。据说原理是通过超声波热能直接传导到皮下脂肪层下部的真皮层,诱导深层胶原蛋白蛋白再生,恢复肌肤弹力及改善皱纹,从根本上解决皮肤老化问题,整个过程安全简便、无创无痛,美容效果的背后有强大的理论、技术以及疗效实例的支撑。

     
医生正在给我面诊  

果然,由于用了表皮麻醉剂,在做的过程中只有轻微的针扎的感觉。我本是个非常怕痛非常敏感的人,可是那种轻微的刺痛完全在可以忍耐的范围内。当然,要是不做就完全不会痛,令人不得不感慨:人为了美还是需要付出一点点代价的,在我这里,这代价是情愿付出的。而且我还听说美黛拉创始人赵莹,她也是我原来在网易就认识的老朋友,她的妈妈去年就做了超声刀,逆龄效果非常好,她比我还大几岁,所以更增强了我的信心。


体验超声刀中,右边脸上是覆的麻药

其次,所谓“自然衰老”是个逻辑悖论。我曾经论述过一个观点,即人到了什么岁数就是什么岁数的样子就挺好,不必刻意做留住青春的努力。然而,某个岁数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却很难说,没有一个固定的人人认可的标准。有的人显老,有的人童颜,本身就有个体差异。加上后天的锻炼和保养,确实能够延缓衰老的步伐,让人显得年轻。比如健身,有的人通过日常锻炼,保持了身体的年轻态,在同龄人中更显活力。医美跟健身是同样道理,许多人通过科学手段微调,比如做做光子嫩肤,保持皮肤的年轻态。通过超声刀等项目,保持面部的年轻态,也算是与自然衰老抗衡的手段之一吧。衰老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这是生命的节奏造成的(所有器官的衰败过程,包括皮肤),也是地球的引力造成的(皮肤的松弛、下坠)。但是我们可以延缓衰老的节奏,医学美容就是干这个的,而且卓有成效。我们用护肤品为了补水滋润淡化细纹,说到底,还是希望让生命的衰老节奏变得慢一些。奥巴马希拉里普京都有通过肉毒素等医学手段保持年轻态的经验,政治人物想用年轻充满活力的容貌增加自己的魅力和竞争力,我们普通人没有他们那样的动机,但是适度运用科学手段与衰老抗争,让自己看去年轻些,不仅令观者赏心悦目,而且令自己自信愉悦,何乐而不为呢?

 
看得出,其实是很轻松的氛围

再有,美容不应只有“网红脸”,抵抗衰老也是我们进入老年阶段的人可供选择的方案之一。人接近老年阶段之后,就渐渐摆脱了性对象的角色,摆脱了“女为悦己者容”的动机,但是难道让自己显得年轻些不可以纯粹为了自我愉悦吗?自从鬓角出现白发,我不愿意照镜子,看到照片里脖子上松弛的皮肤,心中也有隐隐的不快。做些延缓皮肤衰老过程的微美容,其实是愉悦自我的一个办法,就像花少许钱染个发,就能缓解看到白发的不快一样。当下千篇一律“网红脸”是对美丽的片面解读,让人对美容市场产生诸多误解,做做简单的皮肤抗衰老项目,已经被变成了道德矮化的“整容”。明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却有很多人因为误解医学美容,过分依赖并不见效的护肤化妆品,不愿尝试效果更为明显的医学微美容手段。一方面医美整形市场非常繁荣,却被狭隘的“网红脸”蒙蔽了视线;另一方面皮肤抗衰老问题成为刚性需求,却没有更多人愿意接受和了解这些简便易行的科学手段。这是一个被大大误导的现象,令人遗憾。


总之,通过这次医学美容体验,我的内心不再纠结,只是静待效果全部显现,收获内心的愉悦和自信。


顺便说一句,在做超声刀的同时,还注射了肉毒素平复抬头纹,我欣喜地看到,原来的两条挺深的抬头纹已经真的不见啦,7月20日,才三天时间就看到效果,让人不得不感叹高科技的奇妙功效。

   
(转自李银河老师微信公号)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