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仁心之郑大一附院烧伤科王常印医生

医言良语2018-12-05 14:57:26


2018-01-27

谨以此文:感谢我弟弟的救命恩人王常印医生

医者仁心

郑大一附院烧伤科

王常印医生

把我说给你听


        2017年6月15日,我想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日子。那天,大姑夫去世,我们回老家去奔丧,下午忙完之后,我在院子里洗衣服,只听到门窗、玻璃落地发出"轰"的一声巨响,一股强大的气流冲出来,大火和浓烟扑面而来,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弟弟王记彪在那短暂的几秒钟是怎么被冲出来的,我看到他时已是体无完肤,脸上,身上全都是黑漆漆的,有些地方还着了火。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弟媳妇哭着喊着叫来了大哥,大哥报警请警察帮忙开路,开车来到了濮阳市当地的医院,医生一看烧伤面积那么大,那么严重,告诉我们弟弟随时有生命危险,医院设施条件有限,建议立即转院。并帮我们介绍了郑大一附院烧伤科的崔正军医生和王常印医生,我们立即叫了一附院的救护车,路上一直轮换着和弟弟说话,生怕他会睡着,甚至,会一睡不醒。看着他皮肤无存的样子,我泣不成声,他却还安慰我说"姐,不哭,我没事"。从小弟弟就跟我最亲近,看着他咬牙忍着疼痛的那一刻,我心如刀割。我怕,我真的怕会失去弟弟。医生安慰我们:“崔正军医生和王常印医生都是我们省经验十分丰富的烧伤专家,治愈过很多像你弟弟这样大面积烧伤的病人,放心吧,他们会尽力救治的。"听到这些话,我仿佛又看到了希望。

图为弟弟烧伤前照片


我和一附院的故事


       在路上我们把弟弟烧伤的照片发给了王常印医生,大概晚上十一点钟,我们到达郑大一附院,王常印医生已经在病房楼下等我们,他简单问了我弟弟的情况,便带领其他医生把我弟弟推到重症监护室,安排我的其他亲戚去办入院手续,我守在监护室外面,那一夜,真的是度日如年,我记不清签了多少次病危通知书,只感觉到医生、护士匆忙的身影,从我面前经过......凌晨三四点,王医生出来告诉我说记彪的情况:烧伤面积90%,烧伤的程度达到了深Ⅱ度(我当时并不知道深Ⅱ度意味着什么,但是到从王医生的凝重的神情中,我明白这不是好的征兆。),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王医生已经疲惫不堪,面对我词不达意的追问,他没有选择三言两语敷衍过去,而是耐心的解答,并且一直在安慰我,听完王医生的话,我悬着的心,才放下一些。

图为弟弟烧伤后照片


发生在郑大一附院的一件事


       第三天早上,由于身体浮肿的很厉害,只能做气管切开手术,虽然王医生已经提前告诉过纪彪,他也同意了做这个手术。但手术后,当他醒来,发现手、脚甚至全身都缠着绷带,而且被告知暂时不能喝水、进食之后,再也无法承受精神的压力,他彻底陷入了低谷。因为弟弟有过在部队服役的经历,性格极为要强。接下来的这两天他试图反抗,咬破自己的嘴唇,来发泄对疼痛的无可奈何,对不能控制自己身体的极度崩溃。看到这些,我只是担心,而让我害怕的是,他开始不配合王医生的治疗,不让任何人靠近,朝着想帮助他,靠近他的医生、护士吐血,并且踢了值班护士一脚,看着王医生、护士身上的血迹,我不停的道歉,生怕王医生会为我弟弟的行为而生气,王医生却什么都没说,走出了监护室,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我的心,凉了半截,我心想:哪怕王医生骂我弟弟一通,我的愧疚也会减轻一些。回到监护室,我哭着责怪弟弟,怪他不懂事,怪他不应该这样对待救他性命的王医生。他却哭着对我说:"姐,我想出去,我想出去,我想回家……"看着他痛苦不已的样子,我如万箭穿心,可是更让我自责的是,作为姐姐,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减轻他的痛苦。

右1:王常印医生


医者仁心


       走出监护室,我急忙跑到办公室找王医生,却在门口听到他跟其他科室的医生打电话,请求麻醉师来进行无痛换药,找心理医生来对我弟弟进行疏导……看着他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的打,甚至都来不及去换掉那带有血迹的白大衣,我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等他打完电话,我急忙跑过去,想向他好好道谢,可开口,只说了一声"谢谢王医生",泪水就止不住的往下流,王医生笑笑说:"放心吧,你不用担心,等我换换衣服就去给纪彪换药,他这个烧伤比较严重,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有一些情绪的波动也很正常,等他情绪平稳一些,我去找他好好谈谈,你们家属也要多鼓励他......"听到这些话,只觉得无言能表达我对王医生的感恩之情,都说医者仁心,这次我真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王医生,就是真正的仁医啊!

图为患者携家属共同致谢


王医生的"读心术"


         在王医生的耐心开导下,弟弟终于重拾信心,亲切的称王医生为"王哥",每次换药都像个孩子一样,吵着让王哥来给他换,看着弟弟开始露出了笑容,我终于松了口气,苦日子终于要到头了,应该离康复不远了吧。谁曾想,再一次换药的时候,王医生发现无菌敷料上泛起了一层绿色的分泌物,看着他的神色,我又一次慌了。噩耗最终还是传来,弟弟感染了一种叫铜绿假单胞菌的细菌,在经过别的病房的时候我曾听说过另外一个同是天然气爆炸的病人家属说过,她的女儿就是感染了这种细菌,治疗了很长时间,花了很多钱,伤口愈合情况依旧不容乐观。想起今天上午护士给的缴费通知单,我刚燃起的希望,又破灭了,在医院已经那么多天了,我们几乎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还在网上发起了募捐,如今已是无力继续负担那么高额的费用......没想到王医生像是能读懂人心事一样,中午他把我叫到办公室,告诉我:“你们的难处我也知道,但你们看记彪的伤已经恢复的很好了,你们再想想办法坚持坚持,这几天,我试着给记彪用一些“特效药”,效果好的话,应该一周左右就能出院了。”就这样,经过一周的时间,果真如王医生所说,感染控制住了!出院那天,看着弟弟自己慢慢的站起来,我又一次止不住的哭泣,但这次是开心的哭了......

图为王常印医生


王医生的白天"最长"


       在一附院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看着王常印医生忙前忙后,对每一个病人都那么的尽心尽责,认真负责的身影,我真的只有发自内心的感动。同屋的这些病人,闲谈之时,话题总是离不开身边这些医生和护士,人无完人,大家总会有一些抱怨。但每次谈到王医生,都是赞许有加。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凌晨一点多了,还看到王医生一趟又一趟的跑去监护室,跑来病房,来观察我的弟弟的术后情况,去关心其他病人的伤势变化。突然想起以前看过英国的诗人托马斯·摩尔的一句话,“一切办法中最好的办法,延长我们的白天,延长白天的方式就是从夜晚中偷几点钟。”我想,王常印医生大概也是看过这句话的,那夜里穿梭在病房之间的身影不就是在告诉我们,他的白天才是最长吗。

图为弟弟康复后携感谢信与王常印医生李茜护士长合影


后记


       虽然王医生平时话不多,但句句都给病人,病人家属带来温暖,让我们感到安心。其实当我们生病住院的时候,医生,才是我们生命的寄托。医生会给我们带来希望,带来勇气,其实有的时候可能只是医生一点点的关怀,一点点的爱,就会影响到我们整个生命,改变我们的命运,如果不是王常印医生,我的弟弟如今也不会重新站在这个世界上,感谢王常印医生,他真正做到了大医精诚,医者仁心,他是我们病人以及家属心中的好医生。遇到王医生,是我弟弟的幸运。如今弟弟已经完成治疗出院,虽然后续的康复治疗过程可能还很漫长,但我相信,在王医生的帮助下,即使再大的困难,我弟弟也能克服。


附:

王常印医生简介

        郑大一附院烧伤修复重建外科主治医师,医学博士,国家卫计委整形烧伤美容救治库专家,全国中华医学会烧伤整形外科学分会学组委员,曾在韩国高丽大学附属九老医院,北京解放军总医院整形与修复外科中心研修各种整形美容手术及慢性创面的综合救治,临床经验丰富,并总结出一项无痕修复术!

图为王常印医生


图文来自:王记彪姐姐王素娟

编辑:医言良语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吧

医言良语